当前位置:首页 > 作文 » 醉翁之酒

醉翁之酒

2019-01-02  分类: 作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作者:涛声旧

高中作文

    老人双手叠在一起,拄着拐杖,静静地坐在一家小超市门旁的长木凳上,眼睛直视着前方,好像他在看着马路上疾驰的车辆。

    “这是哪家的老头儿,天天下午在我门前坐着。”小超市的老板娘樊英花开始抱怨。

    老人已经八十多岁了,老年斑散乱分布在他的脸上,像是岁月在他脸上下的一盘没有白子的围棋。

    “这是天全他爷爷。”小超市的老板胡大力一边认真地用鸡毛掸子掸柜台酒瓶上的灰尘一边说。

此时的老人面部没有表情,像一座冰冷的雕塑坐在那里,但有人知道,他在等待。

    “天全是?”

    “就是那个在上海开玩具厂的人。”这个镇子很小,镇上稍微出名一点儿的人不多,但樊英花不怎么和街上的人沟通,所以对这件事不了解。

    “有钱人咯?”

    “废话。”

    樊英花的眼睛里闪出了光芒,仿佛一只母狼嗅到了小羔羊血的芬芳。

    全世界有72亿人左右,却只有23亿分之一的人知道这个老人在干什么。

    “那为什么不把他接到上海享福呢?       

    “老了。”大力的话里融入了人类对自然规律无力反抗的所有辛酸。

    他没有来。

    他还在等。

    老人笑了,像一个小孩子的笑一样,笑容里装着一个太阳。

    天全回来看他了。

    “爷爷。” “嗯。”

    “最近身体还好吗?” “还行”

    “你身上还有钱吗?”天全关切地问。
    “还有。”
      天全还是打开了钱包,数了2000块给老人。老人没多说什么,收下了。
    “不给你多了,万一给多了你把钱弄丢了怎么办。哦,对了,这是我给你买的茅台酒”天全一边说一边把他手上提的酒递给他爷爷,“我知道你喜欢喝酒。”
      老人笑了,但不是因酒而笑。而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两天后,天全又飞回上海了。
      老人住在离那家小超市很近的一个小屋子里,屋子里既昏暗又潮湿,地上还有一层厚厚的泥土,屋子里弥漫着老年人安定的味道和一点酒味,屋子的角落里放置着一张木床,与木床斜对的桌子上有一台老式的“大脑袋”电视机,几瓶白酒,一些干粮和一个饭盒。一般老人的曾孙——禾光上午和下午会来拿饭盒,把饭盒洗净,再装上新的饭菜给老人送来。而小超市恰好是禾光的必经之地。
     “曾祖。” 禾光每次给老人送饭时都会有礼貌地问好。
      老人点点头,撑着拐杖慢慢起身,回到他那昏暗潮湿的小屋准备吃饭。
     “菜有些烫,慢点吃。”禾光关切地说,“没什么事的话,那我走了啊。”
      老人又点点头。

      发现老人跌倒的是老人的孙女庆雪。
      那天是庆雪送的饭,正当她准备开门时,发现门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而屋里还传出电视的声音,于是她又再试着推了下门,听到爷爷的声音从地上传来,最终老人好不容易在地上滚了一圈后,庆雪才把门推开,然后吃力地将老人软绵绵的身体扶了起来。
    “你怎么倒在地上了?”
    “地有点滑”,老人目光闪躲,好像很不好意思,“我跌倒了却没力气站起来。”
     庆雪无意之中看到了桌上的白酒瓶开着,而瓶中的酒少了一半。
    “以后少喝点酒。”
     老人不说话,静静地坐在床沿看电视,也不知道是电视在看他还是他在看电视。
     老人醉了,但不是因酒而醉。
    “快把外面沾上泥的衣服换了”
      ……
     庆雪提着老人脏衣走了。

     第二天上午,老人像往常一样双手叠在一起拄着拐杖,静静地坐在小超市门旁的长木凳上,眼睛直视前方,老人不喜欢主动说话,但那天不同,老人像是想起了什么,慢慢地从长木凳上撑起来,缓缓地挪进小超市。
    “我要买酒。”
     老板没有问他要啤酒还是白酒,也没有问他喝哪种酒,直接拿出了一瓶老白干放在收银台上扫描。
     老人慢吞吞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五块钱,递给了老板,左手提着老白干,右手拄着拐杖走了。
    “人家可是有钱人的爷爷,你卖给人家老白干?”樊英花有些诧异地问。
    “他一直都喝这个。”胡大力也十分无奈。
    “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你一天都只知道打麻将。”
       ……
      晚上,老人又倒在地上,也不知是因为喝醉了还是地滑。
    “曾祖,少喝点酒。”禾光把老人扶起来后说。
      老人还是没有说话,打开饭盒就开始吃饭。
    “曾祖,我走了啊。”
        ……

      老人死了,但不是因酒而死。
        ……      

    “你说,一个老头儿家里怎么藏了这么多钱和好东西,竟然还在他床上的被子里找到一瓶没开封的茅台。”小超市的老板娘一脸好奇地问。
    “省的吧,毕竟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小超市的老板一边说一边低着头认真地用鸡毛掸子掸去酒瓶上的些许灰尘。
    “醉翁之意,谁又能懂呢?”大力以蚊子般细微的声音说,地球上再没有第二个人听见。

      大地之上忽然飘起了一阵轻烟,像是从大地流向天空的魂灵。

      也像是泪水。

相关阅读:

夏夜,美人,美酒

夜是杯中的酒

酒吧街

五律 雨中闷酒

以酒为池

以茶代酒

酒瘾的症状

酒肆

我在酒吧,用金杯车捡走了6个少女

烟酒

版权申明:本文 醉翁之酒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zuowen/20190102/169011.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