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烟尘

烟尘

2019-02-12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一切仿佛是由尘埃组成的。
迷蒙的山谷,稻茬更添一份苍黄,三轮车开过时,趴在路旁的大黄偏过了头。
柴火噼啪地焚,用铁钳扒拉出炉灰,火霎时更葳蕤生姿,有鸟胸在手的温热。房梁被熏得煤黑,暂还鲜嫩的肉吊在上方。有点委屈似的。
厨房就在客厅的旁边,炒菜的时候整个客厅里的人都在咳嗽,咳得尽兴,咳出眼泪也还不够。屋内充满一股诙谐的空气。
大年二十九的集市,镇里卖菜卖肉卖炮仗的店门口都忙碌地张罗起来,叫卖的声音都比隔壁打折的服装店响上几成,更多的人们不是来赶集的,而是来赶热闹的。扫街扬起的尘,被摩托车驶过的风带跑,又被小孩子的步风打散,这才悠悠地落地。这样看来,倒像是它自找的。
年三十早上祭祖,晚上扫墓,火于黄纸上翻腾,一如爷爷在红纸上的苍劲墨迹,在不可言说的烟雾之外,回首山头一对高烛惊如龙瞳。
爆竹声从晚饭后就在群山中回响,一段接一段,相互间有了默契。从黝黑深邃的山峦中升起的花,点亮了凝视着它的人们的瞳孔,一段从旧年燃进新春的爆竹,以白色的烟尘做了最终的谢幕与最初的亮相。一大家人在院前哆嗦地凝视天空时,也把火种在了心上了。 
从沉寂已久的烟尘中,蓦地腾起了一团火,灼人地晃几下,立时谢了。余留一缕细烟袅袅盘桓。
可是,人们都知道的,火一直在的。一直在那里的。 
我将烟尘名为乡,而将火,名为年。

相关阅读:

总会有人为你拂去身上的尘埃

万丈祝融拔地起,遇见不见轻烟里

弃红尘

烟火里的尘埃

那一年的烟火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青烟

大漠孤烟为什叫大漠孤烟

思念如烟

父亲烟斗里的春秋

版权申明:本文 烟尘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zawen/20190212/170589.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