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搜索解离症

搜索解离症

2019-02-11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早8:10,608。在这辆车上我看过林语堂,张爱玲,王小波,余华。每次都晕车,王小波让我晕的最厉害。而今天我手上是一袋小熊饼干,车上暖浊的空气令人恶心。
天颇冷,像老爷爷生气时翘起的白胡子,一根根精神抖擞。想念家里的炕,从出生睡到十八岁,冬暖夏凉。北方农村,寻个晴好的初秋下午,在院子里混着黄土清水麦芒活一堆泥,就着模子晾出整院一米见方的土葺(方言),等它们风干后在屋里做一盘炕。冬日烧柴,整夜热乎乎,让你宁愿自己是一张烧饼,被它慢慢烘烤,飘出香味。嘻嘻,记得高中时我爹最不乐意我回家,因为我总是抢他睡的地方,那儿最烫。以后都没有了,易了居,工业化的暖气,快意的夺去整个乐趣。
我还想起以前院子后面是一个小池塘,夏天我和弟弟光着屁股狗刨,丢了我娘新买的菜篮,冬天在上面滑冰抽陀螺,池塘旁边一排柳树,春天多情的冒着一朵朵白色柳絮,冬天树下结出一颗颗漂亮的冰凌,红通通的抱在手里,舌尖舔一口,激的尖叫。那是七八岁吧。
后来池塘变臭了变小了然后没有了,柳树被烧死了,我也离开了,或许再也不回去。突然发现,在我假装轰轰烈烈长大的同时,那些生命中出现过的事物,也以同样无所畏惧的神态在离我而去,带着加速度。我们都在消逝,她们给过我乐趣,我给过她们什么?
喜儿的海绵宝宝栓在她的椅子上,我每次经过她的椅子去上厕所或者洗手的时候都能看见他龇着两颗漏风大门牙额头上一排皱纹。然后我就记起来去年这时候被我叫做果果的人也要给我买那种牵着在地上跑的小狗气球。
我没要。
其实我觉得挺好玩的。但是我没要。
现在想起来我有点后悔。林语堂说长期的失望是相当危险的,一位小姐时常说不,但是符她可以说是时,心理上已有一种反感了。
昨晚图书馆自习,手机上一个未接电话,眼熟的陌生号码,有那么一瞬我竟然疑心是葡萄。后来又打来,是同学问我何时买回家的车票。挂了电话路上飘着雨丝,我心里一阵凉过一阵。知道怎么处理不死心的蠢女人么?先泼她一盆冰水,再狠狠抽她一个耳光。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搜索解离症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zawen/20190211/170524.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