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锦里古街

锦里古街

2019-02-03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去锦里和去宽窄巷子是同一天,所以在锦里时,雨也是一如既往地淅淅沥沥。

走进锦里大门不过十步,便是一家星巴克,人满为患,即使雨天,它也依旧不缺兴致。各种纯色调的伞成了虹,伞下的人各有心事。复古的青石板街在雨水的洗礼下显得崭新如初。街道并不狭窄,但由于是主干道,人潮拥挤。

随着人群来到三岔路口,这里是主干道的尽头。人群四散开去,雨停,人们收起伞。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看上去被废弃了很久的戏台。戏台是架空的,台下有过道供行人穿过。原本应该是红色的幕帘在时间的侵蚀中变成了不灰不白的模样,上面落了厚厚的灰。两张椅子一张桌子仍旧保持最后一次被使用的样子。凑近去看,被水淋湿的木头泛出森绿,戏台仿佛随时会跪下,彻底的死去。

它沉默的为自己倒计时,还剩多长时间,我不知道。它寂寥的活了多久,我不知道。

我从朽木下的通道穿过,它仍旧沉默着,像是古董。

喧闹声渐渐变淡,世界尽头的雨水又铺天盖地而来。

越向里走,人越稀少。不时有没带伞的游人诧异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匆忙跑走。过了石桥,有一处长廊。廊里也有零零散散的四五人。长廊建在湖上,我寻了一个干净的位置坐下,听见雨水死在廊檐上的声音,尸体顺着黑石滚下,葬身在湖中。向商业区那儿望去,刚刚走过的石桥现在重新挤满了人,各式各样的伞,不再拘泥于纯色调。伞拥在一块,不知在等什么。

雨很久没有停,赶时间的游人开始依次离开。我不疾不徐,望着湖里的涟漪击碎倒影,不见踪迹。

锦里被锐化的商业在雨中被模糊,只剩淡淡的轮廓,如果不是下面还有计划,倒是十分乐意在这里寻个地方睡一觉。这是夏日少有的安静与清凉。

雨没有停,我没有在锦里留下什么痕迹。

相关阅读:

古镇古街走走

古街老巷,花木在轻叹

七律·锦里赏花六首

版权申明:本文 锦里古街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zawen/20190203/170508.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