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春眠不觉晓,夜色细无声

春眠不觉晓,夜色细无声

2018-12-21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刘长卿《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今天发下来作文纸,写假期感想。我抱着它回到家,然后不乐观地发现今天我要自己睡。原本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心怀涌起许多感慨。小屁也开学了啊,这下子床上又仅剩我一个喘气儿的了:我的床上总是乱乱的堆叠着许许多多不知所谓的书,严肃的随笔,悲情大气的戏剧,言辞缠绵的散文,行文诡谲的小说,许多笔记本和明信片,还有架子。我抱着它们像抱回这张纸,安心地、疲惫地滑进无梦的睡眠里。大概我这种少见的规矩睡姿和浅眠的状态就是从小被这些书强迫来的。有它们在我可以收住乱摆手脚的欲望,我想,我真是有爱,真是温柔。

    跟棋王一起睡就得把书本卡片收下去,不过我乐此不疲,每一个假期的每一夜,她潮湿的脸伏在我干燥的皮肤上,长眉细目的睡颜引人入胜于是我总是喜欢那个时候把手指穿进她黑白掺杂的头发里,抚摸她软软的头皮,用发尖搔在指腹,韧性的短发发梢触感奇异。

    她总是不能理解我总是戴手套,同桌总是不能理解我从不忘涂抹护手乳。因为我对“温暖的手指”这个事物有一种近乎执念的固守,至少此时睡梦里的她不反感我的手在她头上的轻抚,甚至还很享受地蹭蹭我的手心,乖乖的小孩,让人心底里泛起柔软的、寂静的愉悦。

    她跟我不一样,她睡觉需要枕头,并且在将它摆好之后毫不惭愧地搬我的手臂枕上去。唉,真是甜蜜的负担啊。

    她睡觉时总是释放自我,动个不停,拼命刷自己身为一个活物的存在感;我睡觉鲜少乱动活跃程度也就勉强高于开膛破肚塞满一腹腔香料的法老。我们两个睡眠习惯真是太大了。我觉得睡觉这件事两个人还是习惯相近的好:都不老实那就跳江南style集体舞,无论多乱也是谁也怨不着谁,要么就是两个人都老实,一夜好梦,互不影响。可就是我们两个人,在睡觉这项大业上我们配合默契,肝胆相照。她可以在熟睡时感觉到我的手部肌肉颤动幅度很大,那就是手酸了。她就乖乖地滚上枕头任我抽回手臂,而我可以在浅眠里感觉她踹我的动作幅度计算出她有没有丢了被子,再准确地盖回她肩膀以上脖子以下。

    彼时,月色清柔里,温暖,细无声息。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春眠不觉晓,夜色细无声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zawen/2018-12-21/168334.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