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合作婚姻宋醒年

合作婚姻宋醒年

2018-06-11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image.png

婚姻,其实是一场合作。

第二次约会

我与宋醒年相亲认识,三个月之内,不算相亲,这是第二次约会。

当然其他时间也并没有线上交流。

今天母亲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一大早便跑到我的住所,把我从床上拎起来让我梳洗打扮。我以为她又安排了相亲,一问得知,原来是对方的母亲组织了约会。而我作为当事人估计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消息。

“这次呀,我和你柳阿姨就不去了,你们可以玩的尽兴点。”母亲一边替我搭配衣服一边如是说。

上一次,上上次,母亲都像是押送犯人一样监视着我的相亲和约会。

他来接我,与母亲热情寒暄,母亲看见他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而我不知是从哪里捡来的。

在长辈面前,他总是一副礼貌周到又殷勤的样子。等到独自面对我的之后,那经得起推敲的英俊脸就徒生出了一副刻薄阴损相。

比如说此刻。

我点了鸡蛋火腿的三明治,一块黑森林,以及一大杯咖啡,吃的正酣。

他坐在对面,半侧着身,一直在拿着手机刷网页:“辛小姐这个吃相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是从1942穿越过来的吗。”

“那么看不上我,又何必出来约会。”

“你以为我愿意……”

“既然不情愿,你现在干嘛还不走,看到你就影响我食欲。”

“我看辛小姐食欲好的很呢。”

人一旦吃饱了,心情就会好一点,“你一大早出来就为了跟我斗嘴?”

“不如我们结婚。”

他仍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我对面说的风轻云淡,仿佛是在讨论今天天气如何。

“结婚?”

他把手机关掉,放在桌子上。

“很惊讶吗,到了一定年纪总要结婚的,不要告诉我你还在找你的真命天子,遇到真爱的几率跟中彩票几率是差不多的,而且还得看脸。到了这个年纪你相亲也看过不少了吧,身边圈子里的人有没可能的你心里也有数,怎么还心存幻想么?”

靠,眼前的这个人是被我妈附体了吗,但同样的话从相亲对象的嘴里说出来,又是另一番滋味,不仅有毒,还入骨三分!我看了看杯子里的咖啡,只恨自己没有留下那么一两口,真想一把泼到他的脸上。

“关你屁事!”

我起身要走,怎奈起身的动作有些快,眼前突然一片黑暗,不得不重新坐下来。他妈的……

“这就恼羞成怒了,我说的是事实。”说着替我新点了一杯咖啡。

“婚姻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我不想轻率地对待。”

“好,那我也严肃的说,婚礼你也参加过,所以说,有这样的一个开端,你觉得他是有多严肃?或许你说与婚礼无关,那你看看如今的离婚率。再者说,我也并没有打算轻率的对待我的婚姻。”

我喝着咖啡,感觉又活过来。

“难道你……喜欢我?”

他像扫描二维码是的,从上瞄到下,掩饰不住的睥睨,不,他压根就不想掩饰,好像我问了一个极蠢的问题,“辛小姐,不要想的那么复杂。也不要万事都追求个意义,有时候只要有充足的理由就可以促成一件事了。”

“那为什么是我?”

“重点是我妈喜欢你,我也……不讨厌。相信令慈对我也非常满意。你虽然比我大上两岁,我也是不介意的。家庭条件呢,这个就不提了,你应该从你妈那应该也了解到够多了。”

“这就是你所谓的充足的理由?”当我是三岁小孩么。

“好吧,你是我这么久以来遇到的相对来说比较成熟与独立的女人,幸运的是还带点脑子,做事靠理性而不是情绪,这样才能做合作伙伴。”

这说的是我吗?“怎么个合作?”

“首先就是你我都想终结这无休止的相亲活动,想想前两次的见面的情形,你不想一直都被押送着约会吧,这是最有效的方法,其次就是婚后大家都有相对的自由,工作、社交、财产,互不干涉,各自承担自己的生活,唯一需要为彼此做的就是在必要的时候一起应酬对方的家长,最后为了表现我的诚意,婚后你可以住我那套房子,我会搬出去住。”

听起来不错,但是隐隐约约觉得哪里有些地方不对劲。

“难道只为了推脱掉相亲?可还有其他要求,既然要合作就得坦诚,你是不是有什么疾病或难言之隐?”

“体检报告明天就可以给你一份,至于要求,不妨列一份清单双方交换。至于其他,我也不全然指望你会相信我,这本身可算是一个赌局,你算算你下的赌注,即使你输了,好像也没什么损失。另外……”

他想我勾了勾手,示意我靠近一些。

他刻意压低了声音,“虽说是独立生活,当然如果在那方面辛小姐有需要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

婚礼

今天是我的婚礼。

人间四月天。

我妈选的日子,听说我打算结婚之后,她就连夜选出了黄道吉日,阴历阳历都是好日子。

我穿着去年心血来潮给自己买的婚纱,当时我并不知道在今天可以用到,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好在物尽其用。看起来还不错,我很满意。

母亲大人过来了。

看着我穿婚纱的样子,开始嗔怪我:“这婚纱怎么这么简单 ,没有头纱,也没有漂亮的大裙摆,多像是平常穿的衣服,女人啊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你也不知道珍惜!”

我表示不服:“未必一辈子就一次的。”以后日子还那么长,谁知道。

“你呀,要不是我,你连这次机会都没有!”

说着又想拿食指杵我的太阳穴,想想又觉得不太好,于是向我飞了一记白眼就愤愤离去。

谁说一辈子就着一次了,母亲太小看我。

音乐响起来。

整个场地都是白色与紫粉色的花朵。我喜欢的白色,宋醒年喜欢的紫粉色。

空气中弥漫着花香和奶油蛋糕甜腻的味道。

这就是我的婚礼了,在我不谙世事的时候,我曾经幻想过,幻想的样子我已经忘记,无非就是纯白,梦幻,唯美,待到我25岁之后,它对我便消失了作用,就像那个午夜12点,时间一到,什么魔法便消失了。

还有两个月,我就29岁了。

在音乐中,我缓步向前,因为有人告诉我,这样才能显得庄重。

这就结婚了吗,是终于不再抱有期待还是向母亲妥协的结果?

在红毯的那一头是我的新郎,宋醒年,他的打扮的一直都比我精致,上到头发丝,下到脚趾甲缝,我肯定都经过了精心的修饰。这样看过去,忘掉他之前的尖酸刻薄,此刻的他,英俊不凡又成熟稳重简直就是一表人才。

他说的没错,他的确是很好的人选,在座的亲戚朋友看我都是一副“你走了狗屎运”的样子,就是“你值得拥有”的样子。

快走到的时候,我穿着8公分的细高跟鞋被没有来得及铺平的地毯差点绊倒,有着公鸭嗓的司仪赶紧替我解围到:“新娘太激动了!”

呵呵……

说好的,婚礼越简单越好,怎么就没有把司仪去掉呢?后悔!之后我将近忍耐了三十分钟终于到了交换戒指的环节,我的戒指啊,放在他手里真不放心。

我们各自买的各自的戒指,凑成了一对,这样很好,拎得清,互不相欠。

“下面,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不知道现在悔婚还来得及吗,下面的人都兴奋着期待着,而台上的我,就像是首次登台卖艺的小丑。

对面的新郎到是落落大方。我也不好太过扭捏。

算了,他不是善男我也不是信女。

关于这个吻,说的通俗点,就是肉碰肉。

一阵欢呼声想起。礼成。

漫天的花瓣落下来,让我眼花缭乱。

等等,那个一直站在新郎后面的那个人,是…任星权?

旧情人

宋醒年如约搬到了别的地方,只留下拖鞋和洗漱用品,以防双方父母的来访。

我最终还是接受了宋醒年的提议,用以终结母亲对我的穷追猛打。关于宋醒年虽有诸多可疑之处,但是现在哪个人没有点秘密呢。

我的秘密,比如说任星权。

约在了一家很有情调的餐厅,在暧昧的灯光下,情人窃窃私语,不胜遐想。

他就坐在那里,距离我不到5米的距离,而中间竟隔了十多年。我有一瞬间的迟疑,但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好久不见。”他看着我笑着说。

他的样子没有多大变化,只是不再像以前那般清瘦,变得结实许多。原先俊秀的眉眼如今浸染了些岁月,这样看也算是成熟的大人了。

“前两天婚礼不才见过吗。”

“意外吗?”

“什么意思?”

“你不要总是那么紧张,我并没别的意思。”

“你看起来好像一点也不意外?”

他先是点头,后又摇头,“我与宋醒年相识已有个两三年,他突然说要结婚,又对新娘保护的很好,之前并未透露你的信息,在婚礼上我也是这么久第一次见你。”

菜品陆续上来。

听他这么说,我一时无言,只好埋头吃菜。

“这些年你好像一点没变。”

怎么可能一点没变呢,岁月的痕迹即使没刻在脸上,也肯定会多多少少刻在心上。只是时间太久了,谁还有耐心一一翻看。

他见我不应答,也没有再问。

我最后一次见他,是高考过后,所有的情绪都被放大,之前因为考试压抑的情感像只猛兽般冲破了束缚。盛夏的夜晚,到处散发着阵阵花香以及蓬勃的荷尔蒙。一群男男女女玩起了捉迷藏,期间他的手一直牵着我的手,即使出汗变得湿滑也没有松开。直到我与他行至一处人迹罕见的地方,他才肯松开。蠢蠢欲动的感情燃烧成为肌肤相亲的瞬间。但是由于我的过度紧张,还没有来得及褪下衣衫便喊了停,他没有勉强我,脸上也没看不出什么情绪,说送我回家。一路上无言。他把我送到小区门口,他的身子一半在路灯下若隐若现的发着光,一半偷匿在大树茂盛的阴影下。我说,你再等等我好么?他笑了,眼睛里含着盛夏的夜色,说,好我等你。

之后他不告而别,半句解释也没有,人也失联,突然间就凭空蒸发掉了。如今突然的出现也没有丝毫要解释的样子,可是又能如何解释呢,时过境迁,也许早已忘记当初离开的原因。而我也早已变成了一个世俗务实的女人,这些年贪图金钱与享乐,已经不记得当时的戏言。

我停下筷子,“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毕业之后就回来了,一直在这个城市,兜兜转转的没想到还能遇到。”

“十多年了吧,成家立业了吗?”

他像是有些遗憾的摇摇头:“时间过得真快。”

我继续吃菜,这时手机传来宋醒年的微信消息:什么时候回?你的“婆婆”柳女士今晚要留宿。

祸不单行。

这顿饭吃的有些意兴阑珊。

我也曾一人自导自演过再遇见的场景,编排了那么多的内心戏,现在看过回只觉得矫揉造作,也不想再做无用之事。

离开的时候大概9点半左右,我拒绝他送我,在路边等出租车。

“这些年你过得好么?”

“还不错。”

“你爱他么?”

他?脑袋有一瞬间的卡壳,然后想到他问的应该是宋醒年,“怎么这样问?”

“直接回答。”

“怕是任先生忘记了,我与宋醒年前不久刚结婚,现在还属于新婚夫妇。”

他不知道什么原因竟有些失控,扳过我的肩膀,迫使我面对着他,“那又怎样?你了解宋醒年吗,你知道他是?!”

“是什么?”

“我是说你知道他是怎样的人吗?”

“不重要。”

“那对于你来说,还有什么是重要的?”

我看着他,我已经无法判断他问这些问题的动机,我曾经自以为是了解他的,事实证明那只是个笑话。不了解有不了解的好处。

我甩开他的手,“不管是什么都已经与你无关。”

不欢而散。

叫床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宋醒年拿着手机在玩游戏,柳女士在看电视里的养生节目。那个不知道多少英寸的液晶电视,我在的时候几乎没有打开过。

当我看到这幅场景的那一刹那,我怀疑自己走错了门。

“可算回来了,工作到这么晚也是够辛苦的,下次让小年去接你下班,都是有老公的人了,不用白不用,而且你一个人让人好担心的,知道么,你吃过饭了吗?”

“嗯,知道了。我已经吃过了,你们呢?”

“还说呢,回来这么晚也不早点说,妈特意过来给你做糖醋鱼吃。”宋醒年头也没有抬在沙发上仍旧保持着那个姿势。

“对不起……妈,工作一忙我就……”

“好好说话,怎么总是阴阳怪气的!”她嗔怪着宋醒年,转头看我从冰箱拿出水来喝,“哎呀,大晚上不要喝凉水,对胃不好的,来你坐这,我给你乘碗汤喝,还是热的。”

“不用麻烦了……”

这一刻,这几秒,剩下我与宋醒年,我假装咳嗽,希望它能看我一眼,结果等我真快咳出痰的时候他都没有抬头看我,行,你就装吧!

“怎么,嗓子不服输?”柳女士问。

“哈,没……”

“这个汤,营养特别高,你太瘦了,要多喝点,以后才好生养。”

“噗……醒年喝过了吗,他也得需要补补。”

“你不用管他。”

在她热切的期盼下我只好拿起勺子,把汤一勺一勺喝完。

我喝汤这期间可以名正言顺的保持沉默,宋醒年变成了她数落的对象。

最后宋醒年招架不住,“妈,这么晚了,您也累了,辛白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总算说了句人话。

当我关掉灯躺在床上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感叹这糟粕的一天,宋醒年鬼鬼祟祟地进来了。

“你干什么?”

“当然是睡觉,难道你想让我睡沙发吗?我是不介意,只是明天你自己去跟老太太解释。”

“可是……”

“你放心。”说着他打开衣柜,竟然从里面拿出一个睡袋铺在地上,“各睡各的。”

“你妈这次来是要做什么的,难道你没有告诉她老人家生养这事是不可能的吗?”

“我明天会跟她解释的。”

“对了,你今天怎么这么晚,都跟你说过我妈过来了。”

“说好不干涉的呢?”

“这不叫干涉,这属于应酬双方的家长,你得称职点。”

“你……”

没有等我说完,他突然爬上床捂住我的嘴,“小点声。”说完还指了指从门下方缝隙看到的亮光。刚才明明已经把所有的灯都关掉了,那就是柳女士也许是去洗手间所开的灯,只是我实在不了解宋醒年的举动。

“会叫床吗?”他压低的声音问,一股热气似有似无的喷向我的脸。

我刚想问什么意思,发现他的手还在捂着我的嘴。

他把手放下来,“就是……你知道在做的时候叫。”

被他这样故弄玄虚,一直搞不清楚他想做什么,我只好特别配合的,说了一句:“床。”

说完他也愣了。

但外面还有灯亮着。

他仿佛叹了一口气,拿起手机,不知道打开了什么,然后就听到一对男女的呻吟声,不用看也知道是在做什么。他还特意把手机放到门口的地方。

手机的亮光照在他的脸上,阴森森的,活像活见鬼,他还示意我不要出声。

幸好我隐匿在这黑暗中,否则我的脸一定像极了调色盘。

不知道过了多久,灯关掉之后,他也关掉了手机,说了句:“睡觉。”

What the funk?!

突然间又想到任星权问的那句:你知道他是怎样的人吗?

睡意全无。

“宋先生,难道你不应该为此做出解释吗?”

“你不是都看到了么。”

“废话,我是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然是为了我妈,你不配合也就算了,还啰嗦什么。”

“你是怎么认识任星权的?”

“任星权?工作上认识的,一起喝过几次酒,所以关系也不错。怎么问起他来了?”

“没什么。”

“你们之前认识?难道你今晚是和他在一起?旧情人?”

“不用你管,你刚才那么做是为了什么?”

“不用你管。”

“……好吧,你猜对了。”

“那你们这是要……旧情复燃?”

“不,只是叙旧而已。”

“你们当时为什么分手?”

“忘记了,总之他就是突然消失了,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另一个同学才告诉我他在半个月前已经出国留学。”

“那他今天有向你解释吗?”

“没有。我也没有问。”

任星权并没有解释当年离开的原因,曾经即使作为伤口如今也已经结疤,那个缘由对现在的我与他来说并不能再挽回些什么,但是他又为何要问我是否了解宋醒年?

“也许有的事根本无法说出口。”

“比如说,你今天晚上的行为?”

“……”

“你妈知道假结婚的事了?”

“并没有。”

“那是你妈怀疑你……”

“大姐,你都那么体恤你的前度了,就不能也替我考虑下。”

“两码事,你不告诉我可以,明天我可以去问你妈,更直接点。你今天的行为就是给她消除疑虑的,这个时候人都没有什么警惕之心的。”

“你……”

“你什么你,既然合作就得坦诚。要不以后怎么合作?”

突然间黑暗之中划出了一到亮光,脑海萌生出一个很大胆的设想,“难道……你喜欢男人?”

“……”

这才是宋醒年假结婚的真正目吧。但是他怎么知道我是个腐女?自觉隐藏的很好啊……

而任星权也是指的这个问题吧。

“你一开始大可以说清楚的。”

“你怎么一会聪明一会笨的,我妈只是怀疑,但我并不是!”

“哦。”

“怎么,不相信?要不要……”说着爪子就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信!我信,我十分相信你!”

生日礼物

 过了20岁,我就不再喜欢过生日,也不再喜欢追忆过去一年的得失。

但是最近一直在想的问题就是真结婚与假结婚。

我与宋醒年在婚姻中呈现的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没有幻想,没有期待,没有对彼此的义务。只是为了维持短暂的一段婚姻而合作。

只有在其他人面前我们才是夫妻,没有第三者旁观的时候,都是一个人,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也不关心我的事,独立地置身于另一个空间。

现实生活中真实的夫妻如果如此,情感说不定会历久弥新。

但是为期一年,目前还有10个月。如果10个月后,双方觉得愉快可续约,如有一方有异议则终止。

今天照常上班,中午抽时间买了一份礼物送给母亲,纪念一下她的受难日。她正在与她的老姐们搓麻将正在兴头,以至于还没有吃饭,更没有多余的时间理会我。

她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

不知不觉又加班到很晚,大街上华灯林立。肚子很饿,却又不知道吃点什么,有时候也会想有一个人来陪伴自己,可是问题会不断衍生出新的,难道只为了解决吃饭的问题吗,那代价也太大了。

今天是有点象征的一天,却又是平凡到乏味的一天,我决定先回家,由冰箱里的食物来决定吃什么,就是有什么可以吃的就吃什么。

没有选择就是最好的选择。

刚刚上楼,就看到任星权发来的消息,是一段语音,但是声音嘈杂,听清他说些什么,我不想理会。放下手机找吃的。我用仅有的蔬菜拌了一个简易的沙拉,配着面包片。

当我终于躺在浴缸里泡上热水澡的时候,不禁感叹,这一天也算是有个完美的ending。

期间手机里的微信提示音一直在响不停,晚上10点,还有什么非说不可的事情,即使有,我也想象不出有什么比现在这一刻呆在浴缸里重要。

等到手机消停之后,就在我以为终于可以踏实泡下去的时候,门铃响了。

门铃再响,门铃继续响……

是任星权,这么晚……他这是喝醉了吗?

我不能开门。

手机还被丢在厨房里,微信上好多未读消息,我却来不及看,门铃还在响。

就在我决定打给宋醒年的时候,门上传来开锁的声音。门已经反锁,从外面即使有钥匙也无法打开。

“辛白,你在里面吗?”是宋醒年。

我打开门看到任星权靠在宋醒年的怀里,已经人事不省,那一副任人蹂躏的样子真让我汗颜。而我此刻穿着浴袍被宋醒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你不去换件衣服?”

我趁着换衣服的间隙,看了微信上的未读消息,其中一条是宋醒年的“你在家么”,其他的都来自于任星权:

“……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

“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么……”

“为什么偏偏是你们……”

“宋醒年,你知……我喜……是你是你……”

宋醒年已经安置他在沙发睡下。

我一时间不知该做何解释。最该说明解释的人现在已经神志不清的睡过去了。而现我与宋醒年分别坐在沙发的两端,一时间沉默无言。这时忽然从窗户刮进来一阵风,这风仿佛透明的水涌进了房间,淹没了沉默。

我决定说点什么,来打破这窒息的沉默。

“你今天来做什么?”

“今天是你的生日。”

异口不同声。

“你怎么知道的?”

“结婚证上有,今天突然想起来。”他的表情和声音都有些不自然,完全不见了平日里那尖酸刻薄的嘴脸,也许是意识到什么,他又说,“我没想到任星权也在……”

“很显然,你俩的出现我都没有想到。”

我这是在跟他解释?

“他今天是来找你的。”

宋醒年露出疑惑的表情,我只好把任星权错发到我手机上的语音消息,播放给他听。

“他喜欢的是你。他喜欢男人,当年他不告而别是这个原因吧,也没有办法对我言明。”

也许当年分手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吧。

“是我……让他误会了。”

“那今晚……”我看看在沙发上睡的正沉的任星权,又看看他,起身准备回卧室睡觉了。

“我喜欢的是你。”

“什么?”我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听到了。”

“……”

“人到了一定年纪,总有点过去,有点心事,喜欢就变的没有那么纯粹了,更不要提有什么耐心再去了解一个人了。”

这……是在对我表白吗?“所以……”

“我喜欢你,纯粹的喜欢,更想好好的去了解你。”

“你不是……GAY吗?”

我这句话成功的打破了之前诡异的气氛,他无可奈何的瞅了我一眼,我想他的额头上应该会有三条黑色的竖线。没等我窃喜,他竟直接向我走来,我是把他惹恼了吗……直到我整个人被迫贴在墙上,好汉不能吃眼前亏啊,“大哥,我错了,你不是GAY,你不是……”

呼吸就在咫尺之间,我不得不承认心跳有漏掉那么几拍,同时脑海中闪出不久之前婚礼上的那个吻,难道……

“生日快乐。”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一个用丝带系着蝴蝶结的小盒子,放我手上。

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了,“都有礼物了你怎么还是一脸的欲求不满的样子?”

“……”

“早点睡吧,大婶,记得关好门哦~”

“……混蛋,谁是你大婶!”

作者:宋别暖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合作婚姻宋醒年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zawen/2018-06-11/1315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