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评 » 2001太空漫游影评

2001太空漫游影评

2019-02-11  分类: 影评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作者:上帝才能给我那样的爱

如果要在世界科幻电影中找出一部无可取代的完美作品,《2001太空漫游》终将如“孤篇压全唐”的《春江花月夜》一般被证明是孤独的王者,统治着世界科幻电影的巅峰!

宇宙不仅仅是比我们想象的更奇特,而是比我们能够想象的更奇特。

——斯坦利·库布里克

如果要在世界科幻电影中找出一部无可取代的完美作品,《2001太空漫游》终将如“孤篇压全唐”的《春江花月夜》一般被证明是孤独的王者,统治着世界科幻电影的巅峰!

这部影片诞生于1965年,那是一个没有个人电脑,没有互联网,没有PHOTOSHOP和3DMAX,没有数字影像技术的年代。这样一个视觉效果如此绚烂的电影,竟然是在完全手工的情况下制造出来的。这是一部史诗般恢宏壮丽的电影,但它不像一般的史诗片那样撷取某一重要时代断层来重现当时的历史画卷。《2001:太空漫游》讨论的主题远远大于前者:它横亘了人类进化的历史,关注生命的起源与归宿,对其进行哲学探讨,同时,伴随着无比壮观的宇宙太空景象。

1964 年春,在和科幻小说家亚瑟·克拉克签下合同后,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给他下一部未命名的科幻电影定了一张总计约80 周的工作时间表。最终,电影于 1968 年 4 月上映,米高梅的投资额也由最初谈的 600 万追加到 1050 万。5 年时间对库布里克而言,也是一次在科学幻想中的漫游。这可不是浪漫夸张的形容。一个从没涉猎过科幻题材的导演,为什么能在第一次出手就为这种类型片开拓出新维度?在筹备阶段,他的团队里有专人去梳理所有能找到的科幻小说,尤其是涉及星际旅行和地外文明的。另有一支人马满世界找科幻电影的拷贝。大部分片子都入不了他的法眼,但他还是坚持一一看完,从中寻找有用的点子或技术。考虑到他们咨询的各色航天科技相关的公司、组织和政府机构,名字足够从字母“A”排到“Z”,影片能言之凿凿地描摹出后世一一兑现的航天飞机、太空站、视讯电话、超级电脑,也就不足为奇了。

库布里克的特效团队也是在穷尽一切资料的过程中“淘”回来的。纪录片、短片、电视节目、实验电影,和宇宙空间沾边儿的影像资料都在搜罗范围内。在一部 1960 年的加拿大短片《宇宙》中,三维模型与二维画面合成的效果让导演找到了想要的技术人才。后来他雇佣了这部短片的拍摄者之一瓦利·简特曼。即使是看《2001 :太空漫游》半途放弃或睡过去的人和一向看不上老库的奥斯卡评委,对它的特效呈现也没有异议。至今还有些人相信人类根本没有去过月球,公之于世的登月影像,是美国宇航局秘密委托库布里克在摄影棚里拍的。这则流言何尝不是至高的恭维。

悲剧美学认为,艺术作品的悲剧性效果来源于美好事物的毁灭,包括人受的各种苦难,而这种毁灭是惨烈的、不可避免的,观众在看到这些恐怖、悲伤的情节时,能够被唤起愤慨、怜悯甚至是奋发之情,在这些强烈情感的触动下审视周围的世界以及自己的人生。而从艺术方法的角度来说,悲剧美学惯用的手法包括创造人与人之间的悲剧性冲突、黑色幽默的叙事、带有反讽意味的结局等,这些也都体现在库布里克的电影里。在《2001: 太空漫游》中,始终伴随主人公太空漫游的是无所不在的“孤寂”,从影片伊始长达三分钟的漆黑场景,到开场以来25 分钟的无人景象,再到宇航员在太空飞船中少有对话的工作生活,影片从始至终都在营造着孤寂的氛围,暗示着在科技发达、生活智能的未来,人际关系将会走向疏离,人类生活也将走向孤独,可以说,在《2001:太空漫游》中,库布里克对于未来的想象充满了悲观主义色彩。在孤独的同时,影片还试图展现科技无节制的发展对人类造成的灾难,人类对电脑智能的管控、电脑智能对人类的背叛,在宇航员熟睡之际结束了他的生命隐喻着科技发展对人类造成的无声毁灭。

库布里克在《2001 :太空漫游》中深深地渗透了他对于理性的怀疑与批判。影片中“发现号”太空船舱的系统运行由人类和一台电脑共同维持。但在这种情况下,仍引发了人和人自身的意识间的互相博弈。影片中的超级电脑“哈儿”不仅具有强大的运算能力、完美的任务记录,并且还能够与人交流。大多数计算机高级理论家认为:“一旦我们拥有了比人类智力高的电脑,而且这种电脑能够从经验中学习,那么这种电脑就不可避免地会进化出与其智力水平相当的情绪反应——恐惧、爱、恨、嫉妒,等等。这样一台机器最终会变得跟一个人一样让人琢磨不透”这就是影片中哈尔的情况,他已经由一套简单系统化地程式进化成为了具有人类情感的独立的意识。所以当宇航员决定要把它关闭时,哈尔便开始了对人类的反叛。表面上看来,库布里克在《2001 太空漫游》中想要探讨的是人类的命运、人类在宇宙中的作用以及人类跟更高形式的生命之间的关系,这几个重大问题。但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实际上包含了库布里克对于人类和工具理性的关系的系统性思考。串起整个故事的关键线索是一块神秘的黑色巨石块。在库布里克自己看来,黑石代表的是外星高智能生物,人类外出探索黑石的秘密的过程实际上是寻找上帝的过程,换句话说《2001 太空漫游》代表的是人类自身思维状态演进、变化的隐喻。

库布里克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既出于时代的坐标之中,又远远地超越了时代。在新旧好莱坞电影的交叠之际,库布里克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经典好莱坞电影的类型片模式。《2001 太空漫游》英文原名叫做《2001:A Space Odyssey》,直译为“太空奥德赛”。而联想到《荷马史诗》中,奥德赛是远渡重洋,经历千难万苦回到故土的王子。奥德赛王子在回归故土的旅程中遭遇了诸多艰难险阻,而库布里克拍摄了人类在前进中所面临的来自自然和神灵的种种考验,把库布里克的电影艺术之路串联起来,他拍摄了关乎于战争、人类未来、人性本质、精神出路四部伟大的史诗。库布里克完成了人类历史的《奥德赛》。库布里克使用充满后现代主义风格的视听语言,通过极致影像风格的塑造,建立起深层次的象征和隐喻。使其所拍摄的电影从具象的感官冲击,向社会体制、人性欲望以及人类本质等宏大哲学命题靠近,充满了对于人类文明以及人类所无法翻越的缺陷,甚至于人的虚无性的悲观思考。但同时,库布里克又对人类克服缺陷,经历考验的勇气给予了肯定。最终,导演在其影片中为我们暗示出了生命的轮回,“有生机体只有在创生的狂喜中才能战胜毁灭的疯狂从而在被压制与被异化的人性中,透出一丝亮光来,给我们留下无尽的反思,以及些许期许与希望。

《2001:太空漫游》在库布里克的电影语言上也是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从《2001:太空漫游》开始,库布里克尝试对经典类型片的叙事模式进行反叛,他不再直接表述自己的思想,而是在幻想中构筑自己极致的影像世界,以此来抒发自己的愿望。在其后期的影视作品中,充满了后现代的虚无氛围以及象征主义的表现力。至此,库布里克抛弃了经典类型电影中关于建立冲突的叙事模式,开始执着于探讨人物的精神世界,他的电影的美学理念超前了当时的观念,完全向后现代主义挺进。

后现代性是一种思想风格,“它怀疑真理、理性、同一性和客观性的经典概念,怀疑关于普遍进步和解放的观念”。后现代电影作品中,电影的语言则呈现出一种与梦的形式相似的状态,在《想象的能指》一书中,麦茨把电影称为半梦状态的幻象、想象的状态、想象的能指。麦茨认为电影与梦之间存在着一种亲属关系,这种亲属关系就在于睡眠程度问题。在后现代主义的电影中,作品的主题往往被导演有意地转化为某种与其相关的意象符号,隐藏在梦的表象之后,需要经过观众的动脑思考才可见一斑。在《2001 太空漫游》中,当人类的祖先猿人们在黑色石板的启发之下发明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件工具——骨头,并迅速地将其应用到与另一群猿人的战争之中,以夺回水源。而随着时间的迁移,人类乘坐宇宙飞船登入太空,而这艘承载着人类进入新的文明历程的宇宙飞船,其外形竟于那根骨头及其相似,且最终工具杀死了制造它的人类。观众们起初在观看该部影片之时一头雾水,但经过不断的思考之后,人们终于认识到了库布里克思想的深刻性。即尽管人类文明已经从原始时期跨入了太空之中,人类手中的工具也从骨头进化成了宇宙飞船,但即便是人类文明如何发达,都掩盖不了工具的不可控性,人类对于工具的进化与科技的进步是手足无措的。在这里,库布里克将其对于人类与工具的悲观思考隐藏在可见的表象之后,引发了观众无尽的思考与解读。

在场景的选择上,经典好莱坞类型片也是模式化的,诸如西部片一定永恒地发生在荒凉的西部沙漠、原野和小镇,且类型片的场景转换一定是遵循着顺畅和不留痕迹的原则。而在库布里克的影片中关于场景转换的反叛,影片《2001 太空漫游》表现得最为极致,在影片中我们看到了导演在人类过去、现在、未来之间的大幅度切换。习惯于类型片叙事的观众起初是无法理解此部影片的,《2001 太空漫游》在上映之初遭到了激烈的质疑声音。虽然很多人意识到,他们观看了有史以来最为伟大的科幻电影,然而更有一部分人认为,这部影片对场景的过分执着,使影片已经大大的超出了接受以及理解范围。库布里克正是以一种布莱希特式的间离叙事技巧,去除电影中理所当然的成分,剥离了观众与电影中的事件和人物的共鸣感,从而制造一种陌生化的氛围。导演的意图在此已经表现得非常明确,库布里克希望观众们从以往的出神入迷的集体无意识中解放出来,思考电影中人类与社会的关系,恢复对电影的理解力和批判力。

库布里克作品的可识别特征乃至“作者标记”之一还有对古典音乐的“解域式”再现。在《2001 :太空漫游》中伴随飞船飘浮慢镜场景出现的《蓝色多瑙河》成为围绕影片乃至古典音乐接受史相关讨论中屡被提及的知名“复刻”。可以说,经过库布里克作为好莱坞“主流内部异见者”的“电影化”,经其重新发掘的多首古典作品也随之进入了流行文化的符号范畴。钓鱼乐队以《2001》命名、以摇滚乐配器对该片中《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一曲的再行演绎,即是典型一例。作为《2001 :太空漫游》以来库布里克借助“电子化”构建超现实、共时化意象的听觉策略,通过将以律动时间、分层空间为固有结构的古典乐还原为未定型、未分类的声音粒子流,影片的音轨设计作用于观众的听觉经验,指向了悬置“历史时间”、逸入“平滑空间”的剧情外世界。而库布里克的创作过程,也与 1960 年代受电子乐影响的新兴“古典极简派”等流派之间,产生了同时期电影配乐领域中尚不多见的交集。同时,这也为担任《2001 :太空漫游》配乐工作的捷尔吉·利盖蒂等先锋古典音乐家的作品及其理念,打开了一个介入大众文化的契机。

有人说:“从人类的角度上来看,这部电影是失败的,但从宇宙的角度来看,它取得了空前的成功。”我想,这是因为我们很难接受在大银幕上看到库布里克展现给我们的必然的残酷,骨头抛到天上,一定要“幻化”为核武器卫星。两个镜头压缩了 400 万年的时间,这难道就是人类进化的真相和人的本性?影片的最后,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宏伟音乐下,婴儿以他纯净又好奇的眼睛望向太空,望着漂浮在太空中的蓝色地球。生与死、文明的诞生与毁灭、人类和宇宙的未来……这一切问题都涌上每个人的心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而每个答案都无法超越宇宙生命之源的答案。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2001太空漫游影评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yingping/20190211/170578.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