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总会有人为你拂去身上的尘埃

总会有人为你拂去身上的尘埃

2019-02-12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我终于等来了那个站在风雪长街的尽头的人。
周五那天,田先生没去上班请了一天的假,谎称要去办社保卡要跑很多手续很麻烦。我也没有在意。当我下班回到家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惊呆了。
田先生在客厅里用蜡烛摆了一个“Love”,客厅的屋顶上被投射上了满满的星空,电视在滚动播放我们的照片,伴着深情的音乐。当田先生单膝跪地,手捧99玫瑰花,拿出戒指求婚时,我已经早就被感动得泪流满面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出“Yes,I do.”
田先生的脸映在那些跳跃着的烛光里,我早就笃定他就是我的龙虾先生。
这些年经历过的伤痛、漂泊、无助,通通都有了答案,那就是让生活打磨出一个现在的我,为了在此刻遇见他,为我轻手拂去身上的尘埃,等我归来。
我的大学时代是在南京度过的。大学毕业那年,我和相恋三年半的男友分手。起初觉得好像没什么,但后来发觉其实这场失恋是我的梦魇。三年多的朝夕相处,让学校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刻满了两个人的回忆,大学里几乎所有的故事都是和他有关。他似乎已经刻进生命里,却又要连血带肉地把他生生剥离出去,好疼。
留在本校继续读研的我,满眼看去都是物是人非的失落,连图书馆的大爷、卖奶茶的大姐,甚至是学院的老师都会询问他的近况。有时候做梦梦见他,醒来就是大哭一场。
慢慢的,生活好像步入了正轨,佯装一切都好起来,但对很多研究生的活动都失去了参与的兴趣。我开始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变得敏感且脆弱。就是迫不及待想要逃离这个城市,逃离这场苦痛的梦魇。
于是在研二即将开始的时候,我做出了一个惊人的选择:去深圳实习。
我想换一个城市,换一种生活,开始一段崭新的人生际遇。然而,在深圳的日子其实并不那么容易。
初到北回归线以南的我对一切都很好奇,路边的那些椰子树站成各种婀娜的姿势,郁郁葱葱的大榕树总是垂着一缕缕的枝条。美味的早茶颇合我的口味,虾饺、肠粉、鸡爪、流沙包、叉烧包、榴莲酥、糯米鸡都是我的最爱,还有让我念念不忘的潮汕砂锅粥、椰子鸡、煲仔饭。简直就是吃货的天堂。一不留神就吃成了个胖子。那些在我胖的时候依然对我好的人们,我瘦下来以后想起来依然非常感谢。
很快北方进入了冬天,而深圳依然温暖,这真是我度过的最长的一个夏天。招聘季随之而来,由于实习的公司比较变态,不允许我回学校参加校园招聘,就这样被困在了深圳。面对突然起来的压力,我一边忙着跟公司斗智斗勇想着请假,一边利用周末时间一遍遍往返于深圳广州之间,得到机会就去北京天津,坐火车飞机来回在冬夏之间穿梭,积攒下来的火车票飞机票足足铺满了一个床。
我总是一个人执傲地拎着笨重的行李箱,孤单地等车、等飞机、等地铁,我想我的背影一定很帅。
突然觉得也许对于一个女生来说,独立是最美好的品格,不依附于任何一个人,潇洒自如,来去自由。
后来我在广州面试的时候,认识了李兄。他恰巧是欣赏我这种个性的人。也许对于潮汕男生来说,在他们的传统观念里,女生应该是小鸟依人温柔可亲的,而我这种大只有些粗线条嘻嘻哈哈的北方妹子,在他眼中是独特的,感觉很不一样。
面试之后我们成了朋友,他如愿拿到了offer,并申请了提前实习,而这家公司的办公地点离我实习的公司只有一站地铁。于是我们经常一起玩耍,他也会在我楼下等我下班。慢慢地,他经常给我发一些广州深圳的招聘链接,鼓励我再不断尝试争取留下。可是,我早已去意已决。
深圳确实比内陆很多城市发展都要快,可我在这里并没有强烈的归属感,深圳于我来说是一种人生体验,体验不一样的风土人情,来过经历过就已经足够,本来就是抱着一个过客的心,没有想过要扎根至此。
经过重重磨难,我终于确定了工作单位,回到天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我在这座城市度过了高中时光。
感觉人生轨迹像在祖国地图上划了一个圈,从天津到南京到深圳,再回到天津。每一个所到的地方,每一件经历过的事情,都灌注在灵魂里,重新铸就了一个现在的我。而这样的我,带我遇见了我的龙虾先生。
在我一个人在旅途中奔波的时候,在我孤单地等着末班地铁的时候,在面对时常的徒劳无功的时候,我也无助也挣扎也沮丧也迷茫,好像是作茧自缚,为什么要选一条这么难的路,当初留在南京不就好好的吗?可最终,生活给我了我最好的答案。虽然在深圳的日子有些艰难,但是让我结识了会说粤语的好朋友,让我体验过另一种不一样的城市文化。绕过的每一条弯路,都让我看到了沿途最美的风景。而生命,也因这些美好的风景而变得充盈起来。
我不再计较前任做的那些伤害我的事,不再惧怕回到校园,所有的过往都不再追究,都只是青春岁月里美好的回忆。当我再一次回到南京准备毕业的时候,充满着我对这格城市的不舍和留恋。我一一重访曾经最爱去的地方,新街口那家西餐店变成了真功夫,藏在某条小巷子里的那家美丽心情正在装修歇业,长乐路上那家会放电影的咖啡馆也换了老板。
好吧,也许真的是到了离去的时候了。
只有学校里那些小黄花还会在九月盛开铺满人行道,空气里依然会弥漫着淡淡的桂花香气,校园里的故事依旧照常上演,只是我们都不再是故事里的男女主角。青春的故事终于这样收场,谁的故事都有缺憾。也许还有些隐隐作痛,但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你,变成更好的你,和你的那个他相遇。
和田先生的相遇似乎是水到渠成。说来颇有渊源,田先生的爸爸和我爸妈是同学,在我很小的时候,田叔叔经常来我们家的蹭吃水煎包。后来国企买断,田叔叔就回了老家。我和田先生确实从来没有见过的,只是偶尔听闻爸妈提起田叔叔的儿子和我同一年级,高考考的比我好去了大连理工。
机缘巧合,田先生也是两年硕士毕业,回到天津工作,父辈们就撺掇我俩见面。也许有着一股亲切感,所以第一次见田先生的时候我非常的放松,好像见一个老朋友似的,非常投缘。
我们俩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他也是高中就离开家在外地上学,也是保送研究生还跟我一样都是专硕,都混过学生组织稍有点成就;字写的很秀气,感觉我俩的字体都很接近;喜欢足球从小贝开始,我也是当年花痴着曼联7号长大的小女孩,好在他也不怎么喜欢詹姆斯要不然作为科密的我是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最重要的是,他在了解我之后理解我的好我的傻我的冷幽默我的间歇性抽风我的时常不着调承认我是一朵奇葩更认为我是稀有物种并发自内心疼我珍惜我并且我也同样深爱他的人。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上天果然自有安排。
我一路仆仆风尘而来,
受过伤,流过浪,
在漫天风雪中,终于寻找到归途的方向,
你恰巧出现在熙攘的街巷,
看到那个疲惫又倔强的我,
递上一盏热茶,
轻轻拂去身上我身上的尘埃,
其实你也等我了好久,对吗?

相关阅读:

烟火里的尘埃

《倾城之恋》——爱到尘埃里

当尘埃落定后

尘埃里的母爱

尘埃里最后一声咆哮

不染一尘埃

尘埃里一朵凄艳的花

走过岁月的尘埃

尘埃里的父爱

“今天依旧是那么喜欢你”

版权申明:本文 总会有人为你拂去身上的尘埃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sanwen/20190212/170588.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