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谁在回声里徘徊

谁在回声里徘徊

2019-02-12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作者:frank1127

前尘后世,生命流转。我坐在那里,等来这个晚上。不曾想过。命运会是那般,成长会是这般。眨眼之间,这么多年过去。

15岁的时候,我读三毛。在父母入睡后悄悄溜到阳台走廊的夜灯下,没日没夜地,仿佛纸上有泉水,而我的青春如此干渴。寻遍三毛的文字,直至读到关于她的离开,读那些纪念与扑朔迷离的记载,天气接连阴翳,乌云布满心胸。其实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不是吗?在我遇到她之前,她已经发生,完成。

30岁以后,开始听齐豫早年的国语歌曲,几乎全是八十年代的作品,《橄榄树》之后,《回声》之前。奇怪吗?一种追溯式的发掘。那并不是属于我的年代,却是属于三毛的,我知道。所以这算不算是一种重逢,我终于乐在其中地,开始聆听三毛时代的音乐。依然是完整的故事,在我听到曾经的她之前,她就一直存在着。

说回这次演出盛宴,我觉得其实是以三毛为主题,实现了音乐从业者的人文理想,或者说是一种复苏,唤醒,祭奠,进而让音乐的生命继续绽放与飞翔。我从来没有听过任何一场演唱会,一次性数量如此庞大地演绎诸多文学走向的歌曲,齐豫或者潘越云在她们的个人演唱会上也绝对无法做到这一点,那些中文的辞意美感被淋漓尽致地赋予乐音的翅膀,或是婉约隐忍的诗歌韵味,或是巨大戏剧张力的悠悠回响,我为之陶醉,并且深深震撼。

我的第一次震撼来自齐豫的“沙漠”。前世的乡愁,如何与沙漠结缘。天地幻化,三毛最爱红楼梦,也许她有心去描绘某种想象中的混沌初开。而沙漠化为一口水井,井里面一双水的眼睛。一双水的眼睛,我看到的却是水汪汪的眼睛。舞台上,黄沙无止尽地从天空落下,四下灯光一片金黄。那气势恢宏而又百转千回的,正是此刻眼前的幕布与画面。

潘越云的“浮生千山路”是唯一一首我没听过的歌曲。却也能瞬间将我击中。只为那样几句:春迟迟燕子天涯,草萋萋少年人老,水悠悠繁华已过了……真是韶华如梦。

“最爱”响起的时候,我有点怕它会变成廉价的感动,然而,由它去吧,没人在乎,我完全无法抗拒画面上三毛与荷西的音容笑貌。这首歌曲就是一朵永恒的玫瑰。

“不要告别”。齐豫唱道:我们的一生已经满盈。虽然李泰祥不喜欢这个版本当初被制作出来的效果,但三毛的这一句,在我看来还是要比夏宇重新填词的“告别”来得慑人心胸。潘越云唱着“告别”,我想起电影《路边野餐》,太让人伤感的梦了。

后半部分渐渐欢快起来。一条日光大道,雨季不再来。那是我中学时最喜欢的三毛的书,她的青涩,忧郁,她自己说不忍阅读的早期作品,却最最适合十几岁的孩子。

关于“橄榄树”和“在那遥远的地方”的神同步。我喜欢这个构思(查了一下,齐豫好像多年前就在演唱会上这么唱过,看来我并不是齐豫姐姐的真心粉)。我一直想着三毛去找王洛宾的事情。

演唱“追梦人”的时候,画面又一次呈现出三毛从小到大的影像。那个熟悉的,被时间定格的女孩。你可以叫她做时代的宠儿。一种印记。一种需求。一种想念。前尘后世轮回中,谁在声音里徘徊。三毛,李泰祥,陈进兴,凤飞飞,人们相继离去,但仍在舞台的歌者,音乐人,他们承载着历史的丰收,继续前行。

相关阅读:

独自徘徊

回声处

光明中暗淡、地狱里徘徊

心,曾经在时光的无奈处徘徊

回声

我想你,却徘徊在相识的路口

一朵花的思念

诗:秘密

徘徊,少年

犹如在深渊的回声

版权申明:本文 谁在回声里徘徊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sanwen/20190212/170585.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