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一处故地

一处故地

2019-02-12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等这梅雨低转哀怨数日拂袖拭泪刚欲起身离开,任性的天气立马丢掉一张苦丧的脸,但无奈无处发泄的心意难平,加之一身的腐闷潮湿,火气更甚便日日高照,一切无处遁形。人们纷纷抱着流汗的脂肪、发烫的心和融化的身体寻找清凉的安放之处。窗外无数只夏蝉组成巨大的露天树上合唱团,据说都是雄性,正撅着它们壮硕的肚腹,一轮轮竭尽全力迸发出尖细高挑的灵魂之音,以吸引雌性前来,树叶作帘,树皮为房,进行最为火辣热情的交配。我呢,一边欣赏夏蝉的演出,一边精心呵护着一坨坨脂肪均匀享受着电扇和空调,避免它们出汗发热造成我的狼狈不堪。墙上的圆形时钟踩着时脚和分脚往前走,疾驰的分脚和缓慢的时脚让它像个跛子一样。这个跛子高低脚走着,阳光也透着窗帘,射到墙上,围绕着时钟变幻着每一道光和每一帧影,热度在一高一低之间也缓缓褪下去。先森一脸焦急地看看墙上的钟,又一脸嫌弃看看沙发上化作一摊的我,几次发出可以外出了的信号。跛子的脚踩到4点时,我终于站起身来,抖了抖身上的肉,出发啦。

       转到故地重游的正题,所谓故地就是我和先森在杭州几次搬家租房的窝身之处。这次是最具意义的一处,正逢2号线西北段开通,算是赶了趟了。我们乘坐1号线转2号线至建国北路站下,C口出去。地下是以前不存在的世界,转至地上一切都还在,方得安心。路口依然还是卖铁皮枫斗的保健品商店,那些曾经为建造地下世界矗立着的高高的塔吊、打桩机、搅拌机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大型机械都变身飞走了。路口中央被挖开撕裂的大口子已被水泥、沥青和砖头填平,恢复了这个十字路口一如既往的繁忙。先森却说自行车和行人路道变窄了许多。我们从十字路口向南折返了约50米,便到了游泳巷。在巷子进口处,我大喊着先森:“看!还是甘其食,旺久久和全家。”全家临街露天玻璃后面的一排桌椅曾也给我一点安慰。住这里时,跟先森每有争执,我便一个人跑出来到这边坐着,不食不语,等着先森发出和解信号。有时我还趴在桌上忿忿不平,一抬眼他隔着玻璃站在外面看着我傻笑,一切不快便烟消云散。

      游泳巷是个窄窄的巷子,进去不到二十米便是我们以前租住的小区,小区不大,前后左右加起来也就三四幢房子,所以只设了游泳巷一个进出口。走到我们曾经居住的那幢楼下,因为原本破旧,几年的时间也并不会让它有明显改变。先森又开始感慨这幢建筑物的奇特设计,一幢居民楼,底层的中间部分腾空拔起几根又高又大的柱子,一二层消失,柱子两边各是沿墙沿堆砌的高高的台阶,拾阶而上各自左右拐弯过去才能到达两个单元的进口。这个设计让这幢6层的楼一下显得拔高不少,对住在6楼的我们台阶也变得更为冗长。我抬眼找那扇窗,那扇窗下有一个小小窗台,搬进时先森贴上简易墙纸,掩盖下面到处滚动漂浮的石灰。那里曾经摆满了我的书,久经日晒,搬家的时候它们都已经走样变形了。

       那扇窗户里面,是小小的一室一厅,有个独立的厨房和简单的卫生间。我没有太多面积的概念,先森说总共也就30多平米吧。卧室里是涂成黑红色的老式家具,一个大肚子电视。客厅里有一张桌子,两张坐上去摇摇晃晃的木凳子,还有一个绿色老式冰箱。洗手间没有干湿分离,巨大裸露的长方形白色瓷质水槽,可以刷牙也可以洗拖把。厨房的墙砖摇摇欲坠,被几条歪歪扭扭的宽带透明胶布粗暴拉扯着,一个高高的台上煤气灶,擦干净油渍却擦不掉一条条深浅不一的划痕和多年熏燎发黑的金属壳子。就是这样一个简陋之处,却被我当初一眼相中了呀!小小的房子,却有完整独立的四个分区,每一个分区都有明亮的窗户。对,有窗户先森才会觉得一切都是清晰可见。楼梯间的一道铁门将我们与楼下彻底隔开,住在顶楼的只有我们,安静也不被打扰,只要伸出手,整片天空都是我们的。

      走出来时碰到了保安大叔,不确定他还是否记得我,那个有很多快递和问题的住户。门口的酒店装修一新换了名字,那棵盘根错节的大树竟然被砍了。我们继续往里走,巷子拐弯处便是游泳馆了,里面的欢腾扑闹之声透过院墙传出来,住在这里时我们却一次也未造访过。巷子在这里左拐,曾经满墙的涂鸦现已被政府部门统一的宣传画覆盖。再往前穿过一条马路,便是菜市场和一家沃尔玛。沃尔玛已全部夷为平地,这块地去年成为标王被拍卖,现已圈住兴建我不知名的商圈。越过环城东路便到了贴沙河边上,进出城站的火车沿河边的铁轨驶进驶出。我们在冬日的河边草地晒过太阳,在空地上打过羽毛球,在横跨铁轨的桥上看过火车,翻桥去过花鸟城,吃过鸡公煲。

      这段时间里,在这处栖身之所,我和先森初识后,试着适应对方,学习如何共分共享,共处共担,共同作着关于我们人生的一些重要决定。于我们这是一个重要的人生阶段,某些方面我们迅速成长成熟,某些方面我们渐显幼稚无能,甚至还有某些方面我们竟仿佛在蜷缩退化。一切却都神奇地充满了坚定和勇敢,即使是争吵也显得无知无畏。生活并未因房子而清苦,却愈发从容踏实,乐趣并未衰减,小小的欣喜随处可见。来时,我们带着两个平行世界,离开时,我们已经拥有三个世界,自处的他,自处的我,还有共处的我们。

相关阅读:

故地不可重游

七律 孤影

故地

故地重游采风系列

故地重游

故地

版权申明:本文 一处故地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sanwen/20190212/170582.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