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故地不可重游

故地不可重游

2019-02-12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作者:李濛Lemon

我读大三的那个夏天,宿舍如往年夏季那样溽热,课程也一如既往的枯燥,男生们日复一日地打网络游戏,女生们一部接一部地追着韩国偶像剧。我掀开我的破笔记本电脑,随手买了一张长春到海拉尔的硬座票——当身边的日子乏善可陈的时候,就该出去走走了。

大概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我蓬头垢面至青年旅舍,放下背包,理好床铺,然后蒙头大睡起来。醒后便直接去跟青旅老板讨饭吃讨酒喝。老板是个二十多岁的蒙古女孩儿,豪气干云,直接拿出自家好酒招待。蒙古酒醇而烈,我两杯酒下肚后,只觉困意再度翩然而至,于是踱回房间,上床再睡。

如此这般,我在旅舍里度过了三天。第四天,我收拾好行李,背着背包再度上路了。至于去哪儿,心中并无计划;走什么路线,也懒得去想。一直走到公路收费站附近,将背包往脚边一扔,便伸出右手大拇指厚着脸皮等待好心人的顺风车。

就这样以徒步加搭车的方式,我稀里糊涂到了恩和。恩和是俄罗斯民族乡,住着中国人数最少的闵牧——俄罗斯族。小村庄安详且端庄,蓝瓦白墙的小房子随处可见,仔细观察,窗棂均饰以精美雕花,窗台上均放置小巧盆栽,有俄式民间建筑的余韵。路上少有汽车经过,倒是奶牛总是不紧不慢地在主路中间散着步,偶有一两只土狗蹿出来欢脱吠叫,吓飞了电线上发呆的小鸟儿。

至此,我一颗游移不定的心彻底沦陷。在恩和小住了几日,每天早上五点钟起床去牧民家买新挤的牛奶和刚烤的面包当早餐。面包房老板是典型的俄罗斯族大婶儿,金发碧眼,体态丰满,操着一口东北话笑眯眯地嘱咐我牛奶很烫。我边吃面包边游手好闲地乱逛,若遇到尾随的小狗,便匀出一块面包和一口牛奶喂它。傍晚则拉上几个素不相识的驴友去河边野餐,馒头配着青草香啃得津津有味,再啜上一口斜阳余晖,立时就心醉神迷了。

最饶有趣味的景致便是停电。在恩和室韦一带入住,旅店老板都会发你一盏煤油灯,说是村里电压不稳定,常常会停电。果不其然,我入住当晚便停电了,我于黑暗中摸到打火机,点亮油灯,走出房间看夜景。夜空中星星数量不算多,但是极亮,一直盯着天空,还能捕捉到流星划过。待收回目光望向身边时,院子里已多了好多手提油灯看星星的旅人。那一盏盏跳动着的微弱的油灯,与天上闪烁的星辰遥相呼应,此刻只觉自己身为人类,真是又孤独又温暖。旅舍东南方向的空地上,有人燃起了篝火,伴随着木柴燃烧时发出的噼里啪啦声,年过半百的老大爷拉起手风琴,唱起了欢快的俄罗斯民谣。

2016年夏天,和男朋友麦师傅骑着摩托车游历东四省时,我在路线图上重重地标记了恩和。谁曾知道,这个在地图上偏安一隅的小乡村,如今已完全换了一副样貌。

昔日的白墙蓝瓦小平房已所剩无几,取而代之的是成片的木刻楞房子。我们刚进恩和,便能闻到木头和清漆混杂的气味,显然这些小木屋都是近期所建。房屋不能说不精巧,但这精巧,显然有些卑躬屈膝的意思——向外地游客的想象卑躬屈膝。除此之外,俄罗斯纪念品商店鳞次栉比,所售物品无非是套娃、望远镜和伏特加,村里的阡陌小道也摇身变成了宽敞平坦的马路,路边整整齐齐地停放着各色旅游大巴,大巴中鱼贯而出的游客操着各异的口音,跟在导游的小旗子后面咔嚓咔嚓拍照。

我想念当年的鸡犬相闻,想念在路中央踱步的奶牛。如今这里成了旅游重地,散户牧民再无需靠三五头奶牛维持营生了,纷纷将自家房子改头换面装修成饭店旅馆,以期蹭着旅游业的红利一劳永逸。自然,我之前随意拐进一户人家,花三块钱买一壶鲜奶的惬意,我们此行也是体会不到了。相比养奶牛,养马的人倒是多了起来,游客骑马沿着村子走一圈,大概要收五十块人民币。我们有摩托车,因此无须骑病马。

午饭时我们和饭店老板闲聊。老板说恩和在2013年的时候遭遇了一场洪水,没想到因祸得福,频繁的新闻报道让有着异国风情的恩和乡一夜成名。2014年开始,恩和的游客数量激增。“旺季的时候,门前这条街就像北京王府井。”老板打趣说道。

一切都与我记忆中那个世外桃源迥然不同了,我不由得有些失落,好在我们入住的青年旅舍还是当年模样。恩和青旅坐落在哈乌尔湿地附近,位置偏僻,却也因此免去了被商业洗礼的危机。下午七点半,太阳开始逐渐西落,我们换了衣服就急匆匆地前往湿地观景台等待日落。说是观景台,其实就是立在湿地上的几根木桩、几块木板而已。草皮下泥土湿软滑腻,且多蚊虫蚂蚱和蛤蟆,若不小心一脚踩进去,半条腿沾满泥事小,杀生可就事大了。

大概等了一刻钟,天边开始泛红,河水变成了金色,草地由远及近渐次被染成了紫红。我身后不远处有几个摄影师正扛着三脚架往观景台方向狂奔,可惜美景不等人,眨眼功夫太阳就掉到了山坳后,只在天际留下了几片淡粉的薄云。

草原上凛风不断,我的头发一直在腮边跳动,挑逗得皮肤有点痒,侧头望向麦师傅,他正望着残阳出神。此刻,我不能免俗地期待着他能牵我的手,讲两句和美景相称的情话,最后他却只说了句“天冷了,我们回去吧”。

男人啊,既不懂风景,也不解风情。

我们在恩和住了两日便离开了。当然,这两个晚上我们没能等来停电。街道上灯火通明,不远处的露天KTV连夜播放着朗朗上口的流行歌曲。

我想我大概不会再回到这里了。

因为中国发展得太快,快到故地不可重游。

相关阅读:

一处故地

七律 孤影

重游桃花岛

故地

重游滕王阁

重游

故地重游采风系列

重游铁塔园记

重游武将山偶感

重游梅花寺

版权申明:本文 故地不可重游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sanwen/20190212/170581.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