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伞下世界

伞下世界

2018-12-21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久违的一篇散文。愿君欢喜

伞下世界

武汉的秋雨总是绵长不绝,似乎是永远见不到尽头,淅淅沥沥的小雨伴随着灰蒙蒙的漫天云朵,把学校笼上了一层朦胧的气氛。生活在北方的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绵长的雨,绵延数日不绝。夏天的雨无论南北方都是暴脾气的,北方的秋雨则是来得快去的也快。武汉的秋雨却似乎只是孩子在生着闷气,耍小性子一般的感觉,并不嚎啕大哭,只是沉着脸,默默的掉着眼泪。然而不同的是小孩子总有哭够了,擦干净眼泪转为笑颜的时候,这秋雨却是一场接着一场,伴随着不断下降的温度,让我们即使穿得再厚也觉得阴冷无比。

我这样想着的时候,正走在上课的路上,随处可见打着伞的人们。大家步履匆匆。而我却并没有撑开伞,原因是觉得并没有这个必要,细细的雨丝似乎是从天上慢慢悠悠的飘落下来。打在人身上甚至都没有什么感觉。而我一向是很喜欢下雨的,喜欢雨中的那种朦胧感觉。喜欢顶着雨在小雨中漫步;喜欢撑着伞在大雨里流连;也喜欢坐在窗前或者门前看外面的暴雨倾盆。雨声隔绝了所有的杂音,世界间仿佛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和着漫天的雨滴。这让我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小小的独立的世界之中,置身于世界之外。

然而雨中到底还是并不只有我一个人的。花花绿绿,各种款式的伞从我眼前消失又出现。我突然起了兴趣,开始观察这些执伞者。

撑伞的人,如果说要是给他们分个类的话,却也是件很有趣的事:边打伞边看手机的,不看手机的;独自一人前行的,和伙伴们一起的;步伐不紧不慢的,步履匆忙的;有的人把伞竖直的举着,有的人把伞斜靠在肩上。

不看手机的人撑着伞,沿着自己的路在走着,看着手机的人相比于晴天未下雨时更让人感到一种疏离感;独自一人前行的人在雨的映衬下让人感觉孤寂和落寞,虽然他本身可能并非如此;而即使是和伙伴们在一起的,相比于平时,也更让我感觉从他们的周遭弥漫出来的一种似乎让他们与外界相隔绝的场。

竖着伞的人大多低着头,眼睛看向地面;斜靠着伞的人大多抬着头,眼睛看向前方。竖着的伞挡去了眼前的一部分视线,而人类却又并不喜欢眼前被阻挡,于是要么抬起伞,要么低下头。可是抬起伞毕竟可能会让我们受到外来的雨水,低下头也远比抬起伞来的轻松的多。于是很多人,我也毫不例外,撑起伞,低下头。却给了自己一个小小的暗示:眼前的世界在撑起伞的的瞬间小了很多,仿佛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或者再加上身边的几个朋友。一把竖起的伞,和着打在伞上的沙沙的雨声,就这样把我们从大世界中孤立了出来,自成了一个小世界。于是我们便这样不会被外界所影响,只是沉浸于自己的小世界之中。

戴望舒在《雨巷》中写到:

撑着油纸伞

独自仿徨在悠长

悠长而又寂寥的雨巷。

这撑起的伞大概就是如上面所说的这般,竖着的吧。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呢?当世界的其他都被雨声淡化模糊,这自然之声便会让我们走向自己的内心。与其说是雨巷悠长寂寥,不如说伞下人的自我世界才是真正的孤独寂寥。

雨慢慢的停下了,没有带伞的我收拾了一下心思。教学楼的门前有很多没有带伞的同学们在高兴的大声喊道:“雨停了!”一些正准备打开伞的人也放下伞走了出来。我看向来时的方向,发现依然有很多的同学打着伞,而他们甚至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迎面走来的并没有打伞的人。如果说只是单人行走的话,倒也罢了,可很多很朋友一起边聊天边说话的人也依然没有注意到身边甚至和他们擦肩而过的没有打伞的同学们。他们都竖着伞,低着头看向地面。地上什么都没有,伞下的人们就这样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同,继续走着自己的路。

伞,说到底只是一种工具,是为我们的生活带来方便的工具,是为我们服务的。然而很有趣的是,手机也是一种工具,它却几乎成为了人类的主人,虽为工具,但是却可以赋予使用者一种自己甚至都无法察觉的暗示状态,甚至能够让我们沉迷其中,浑然不觉。伞大概也是如此吧,当雨天撑起了这把伞的时候,就仿佛搭起了一个小小的穹顶,一个隔绝世界的小小穹顶,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小小世界。这个小世界之外的东西统统被淡化了,甚至让我们对外界的变化浑然不觉。

这样的一个小世界,将会怎样持续呢?就像是《三体》中的小宇宙一般,甚至可以独立在宇宙之外?或像是《盗梦空间》中所谓的“迷失域”,即使其中光阴已流转百年,在梦外人看来也不过是短短的几分钟;抑或更像是《红辣椒》中,干脆混淆了梦与现实的界限,彻底让自己流连在梦与现实的混境之中彻底忘却所有的烦扰?

伞下的小世界还是太小了。可是这样的小世界,谁又知道还有多少呢?曾经西湖断桥上的一把油纸伞,融了许仙和白娘子两个人的世界。烟雨蒙蒙的姑苏湖畔,断桥之上,如诗如画,如梦如幻。是伞下的世界;是桥上的世界;是一个无人知晓的世界;可是却又是文人墨客的笔下世界。当盖茨比在自己家的豪宅上遥望湖对岸黛西屋上的绿光时,他全然没有留意过自己屋中那穷奢极欲,纸醉金迷的豪华派对,身边的人们成双成对,如花蝴蝶一般飘游,可是主人却是茕茕孑立,形单影只。那屋顶的一点绿光,是盖茨比一生的追求,一生的祈盼,却又何尝不是菲茨杰拉德自己的一生所望。他为我们搭建了一个全世界的人都为之神往的艺术世界,可是当他待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孤独的结束自己的生命的时候,他又在想什么呢?楚门本可以就这样过完自己平淡但却不平凡的一生,因为这个小小的世界是那样的自在和舒适,如果不是因为工作人员的一丝疏忽,他永远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小小世界的真相。他本来将永远活在这样的一个安宁美满的小小世界当中,做这个世界的主人。

可是最后楚门毅然离开了这个小小的世界,因为这个世界的虚假。但他的世界之外又何止这一种虚假呢?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的人身为楚门而不自知?电影中的楚门,努力逃离这个精心为自己构造的虚幻世界,向往着现实的自由,他说:“你永远也不能在我的脑子里放摄像机。”可是如今的我们有多少人有心甘情愿成为楚门,心甘情愿把摄像机放到自己的脑中?一部手机,或者是一个游戏,和一把伞,并没有什么区别。都不过是使我们与世隔绝的符号。说起来每个人的生活,不就是由这样的一个个小小的世界构成的吗?这样的一个个小小世界,一颗小小的玛瑙,被串联起来,构成我们的生活之链。可是什么时候,我们模糊了大小世界的界限,甚至将自己的小世界,当作了这个大世界的全部?

伞下的世界是自我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不会有什么人来干扰。在这个世界之下,我们让我们的思维天马行空。我们甚至都不用顾忌所谓的规则或者是他人的感受,我们天马行空,同样也沉思忏悔;我们自我放逐也同样自我约束;我们释放本我也同样熔铸超我。小世界中的自我,可能和大世界里的自我有着相当的区别。如同persona中的人格面具,摘下它,是大世界的芸芸众生;戴上它,是小世界中自我之王。可是当这两个世界的界限模糊之后呢?当我们甚至身处小世界之中而不自知呢?当在小世界中退下面具,脱去戏服的自我走向了大世界的舞台,我们又该如何才能让自己不用在小世界中的心意和语言来面对大世界?

但是伞总有收起来的时候,而一个人无论如何也不可以永远待在自己的小世界之中。无论是在这个小小世界之中释放本我,还是熔铸超我,总免不了的是与大世界的交流。雨停了,天也晴了。我们收起伞,抬起头,挥挥手,说一声“下午好。”小小的世界仍在,我仍然喜欢那种与世界相隔的体验。也喜欢着那一种褪去所有戏服的感受,但是伞下的世界终究是大世界孕育着、滋养着、包容着的一个水泡一般色彩斑斓的天地,美丽却又短暂;真实存在,却也让我们得以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虚幻。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伞下世界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sanwen/2018-12-21/168372.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