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祭小姨

祭小姨

2018-06-15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得知小姨又进医院抢救室,那一刻,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当时单位正开调度会,需要一个急手的名单,然而大脑一片空白,不听使唤,半天也敲不上去一个字。会后看到手机上有好多个未接电话,回过去惊悉小姨抢救无效去世的噩耗,心一下子被掏空了,瘫坐在椅子上。回过神来,才知道难过!小姨的音容笑貌一下清晰地出现在脑海中,任泪水无声地在脸颊上流淌着……
  尽管知道小姨的病已入膏肓,但还是有太多的不舍……匆匆赶往高铁站,虽然只有半小时的高铁车程,但感觉时间过得好慢路程好长。下车后又换坐了近一个小时的公交才赶到小姨家里。一进门多想看见小姨仍然在门口的沙发上危坐着,然而家里已搭起了灵堂。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小姨的遗像,昨晚还在视频如常,今天已阴阳两隔,任凭我撕心裂肺地哭喊也听不到小姨的应答了……
  没见上小姨最后一面,我真的好遗憾好心痛!遗憾到肝肠寸断,心痛到无法呼吸!原本已预约好大夫准备星期一去医院取完药顺便去看望她的,可遗憾的是她连一天也不等我来!
  那夜无眠,虽然跪地守灵燃香烧纸,但心里总想着小姨出远门了,把门开的好大,一直等她回家!多么希望她能走进来,再能见她最后一面!然而这一切皆成虚无漂渺的幻想!当在华林山上鸣钟击鼓,朝西放飞信鸽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我生命里最最敬重的至亲至爱的小姨真的悄无声息地走了!让人太措手不及了!
  拉长记忆,回忆小姨。小姨是家里唯一上过学的女孩,上完初中小姨就去兰州照顾亲戚。那时我没出过门,也不知道兰州究竟在什么地方,有多远。后来外公去世后,外婆一个人,上小学的我就去给她做伴。从此我就和小姨开始了长达十年的书信交流。我的第一封信也是写给小姨的。开始外婆口述什么我就写什么,后来渐渐融入了我的思想。和小姨交心,我俩成了无话不说,亲密无间的朋友。清晰记得小姨在信中兴奋地写道:“我现在一边给亲戚做饭一边组装自行车能挣钱了,等发了计件工资寄回家可以补贴家用了。”那时小舅上高中,她经常会寄来“麦乳精”,让他补补身体,记得外婆把“麦乳精”的空罐在长条桌上摆成一排当做家里的摆设。后来,小舅考上了大学,全家人喜上眉梢,小姨更不例外。记得他在信中又说:“我要给你小舅攒学费,赶着组装车子……”那时的加重自行车,男人们组装上车胎都很吃力,小姨那么瘦弱,不知是怎么组装上的?常年累月,她的双手磨成老茧,力大无比。她用勤劳的双手挣的钱自己却舍不得花一分,全寄回家,除了供小舅上大学,而且还要给家里买化肥等。
  记得上初二时,有一次小姨回老家给我买来一件特别漂亮的黑蝴蝶结,泡泡袖,带蕾丝花边的粉红色上衣。我穿上后惊艳了整了校园。逢同学便问是从哪里买的?我自豪地回答:“是小姨从兰州买的!”从那时起,我就穿得比别的同学好。除了小姨买的,还有她从别人跟前要的很多款式各异的旧衣服。
  小姨勤快,做得一手好菜,亲戚特别器重她,把她留在兰州,落户安家。那时不知有多少人都投来羡慕的目光。后来,小姨在一家公司上了班,上警校时我每个周末去小姨家,帮她洗衣做饭,有时还带同学去她家包饺子吃。在小姨跟前不但学了不少手艺,还有为人处世做人的真谛。然而后来公司不景气,小姨下岗自谋职业,开始跑出租车,这一跑就是漫长的20年。儿子大学毕业分配到南方,为了给儿子购置房子,小姨和姨父分工协作,白天小姨,晚上姨父,两个人更加卖力的跑车。
  小姨特别爱干净,把家里总是打理得井井有序,但小姨最大的缺点就是自己舍不得吃穿,整理衣物时发现她没有几件象样的衣服。三分之一的是我穿过的衣服。唯有去送儿子上大学时买了一件乔丹牌的半袖,还舍不得穿,洗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叠在柜子里。儿子结婚前夕,她叫我去陪她买衣服,我说:“你要去南方大城市参加儿子婚礼,这次一定要买件好点的衣服。”看了好多家店铺,她都选不上,我看出了小姨的心事,是价钱太高她舍不得买。我心里想,这次我一定要给她买,最后在我的再三规劝下,我给我们俩各买了一件旗袍,小姨穿上特别漂亮。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办完婚礼后第二天早上,小姨突发心梗晕倒,这件旗袍她就穿了那么一次。
  小姨长期劳累,积劳成疾,加之家族里接连发生一连串的事,她的善良被误解,她一直想不通,彻夜彻夜的不眠,更加促使了疾病的蔓延……
  小姨刚要享福,不料却成这样了。老妈哭着说:“她命苦命薄,享不上娃娃的福。”小姨得病两年一个月零八天,在这700多个日日夜夜里,她顽强着跟病魔做斗争。每次视频她总要问:“你们吃的什么饭?”我说吃的什么什么饭,她总说:“我记是香得很么,胀着不敢吃么!”因为她病情加重后,一直胃胀吃不成东西,她老是饿着的,所以才老问我们吃什么饭。她还说:“我看见你姨夫大口大口吃饭时,真的很气人……”
  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是小姨一路给我鼓励,给我坚强,给我力量,我才走到今天。老妈得病十年间,每次在兰州住院,她知道我当时经济拮据,总说买着吃饭既花钱又吃不好,无论每天多忙她也要给我们送饭。每次去兰州返回,我还没来得及踏进家门,就会接到她的电话:“蛮个,到家了吗?”而今小姨走了,再也没人叫我“蛮个了”,再也没人和老妈视频通话了,老妈更加心痛,难过之至!
  在遗体告别仪式上,我看到躺在菊花堆里的小姨,听着主持人深情的解说,更加悲伤不已,放声痛哭。当主持人让驻足行注目礼时,我用孝衫的双袖赶紧擦干眼泪,睁大眼睛看她,她真的是安详地睡着了,但再进一步看,越看越不像小姨,真希望我看错人了,躺着的不是小姨……
  仙魂驾鹤西去,音容遗风犹存。
  追忆小姨,勤劳的一生,清苦的一生,节俭的一生,友善的一生,顽强的一生……
  送走小姨,心里空寂,感觉华林山的太阳都是白的,寄思苑里的空气也令人窒息,无处话凄凉。就让华林山的红柱蓝瓦寄托我的无限哀思吧……
  此时,姨父走过来,看到他累的背更驼了。这两年,姨父一边跑出租车,一边照顾小姨,还变着花样给小姨做饭,在兰州长大的他,以前从未做过杂粮饭。为了给小姨调胃口,擀酸棒棒,撒撒饭,他什么都学会了。由于儿子在外地工作,小姨每次住院、抢救时,身边也只有他一人,向姨父致敬!他泪水汪汪含眼里,男人有泪不轻弹。他的眼神很凄迷,从他眼神中看出对小姨的万般留恋。30年的相濡以沫,不离不弃,30年的粗茶淡饭,嘘寒问暖,30年的局促一室,恩爱如初。虽然他们没有花前月下,虽然他们没有甜言蜜语,却依然能够书写一本爱情的史诗!
  小姨走了,让姨父失去了一位好妻子,儿子失去了一位好妈妈,姊妹们失去了一位好妹妹,我失去了一位好姨娘……那几年老妈病重时常说:“我走了,你姨姨就是娘……”然而她英年早逝,病魔让她抢先走在了妈妈的前面……
  小姨走过人生的艰难,走向另一个世界。小姨走得太匆忙,没见上儿子儿媳,她带着太多的遗憾走了!儿子给她买的她喜欢的白衬衣也未赶上穿……希望在天堂,小姨能够快乐!
  沉痛悼念我至亲至爱至敬的小姨,希望天堂没有病痛,愿小姨一路走好!呜呼哀哉,伏维尚飨。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祭小姨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sanwen/132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