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遥远的父亲

遥远的父亲

2018-04-07  分类: 散文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每年清明节,总是听大哥叙说着父亲当年那些事,每每总是跟着难过一阵。可是今年,大哥一面开着车,一面开始讲述父亲的往事的时候,他突然哽咽起来,还流泪了。刚才还是有说有笑的氛围,突然车里就沉默起来 ,我和姐姐眼圈也红了。最看不得亲人流泪 ,于是我决定写一写我的父亲。

      父亲,对于我来说,完全是一片空白。听得姐姐们说,父亲是极疼爱我的,因为我是家里的幺女。而我却未成识得他一面因为父亲离世时,他年仅47岁,而我不到三岁。

      父亲接近一米八的个子,也是高大魁梧。解放前是全村唯一能到修仁中学(今荔浦县修仁镇,距离鹿寨大概五十公里)读书的少年。听村里老人说,父亲极聪明,特别是数学,天资聪颖,打算盘速度和准确率极高。记得读小学时,继高校长曾告诉我过一件事,说是有一次有个外乡人在四排街上摆摊,挑战与数学有关的题目,结果很多人都挑战失败了。后来有人带我父亲去,结果不到一个小时,父亲便解算出来,由此在那时在小范围内,父亲就名声鹊起。

        父亲虽然脾气不好,但确是一个十分正直善良的人。奶奶年轻时就开始守寡,育有一女三儿,父亲在家中为老二,一个姐姐 ,两个弟弟。大叔在结婚一年后参军,小叔结婚40天后也参军了,姑妈14岁便嫁人。大部分时间,是父亲在支撑整个家庭。每每煮一些好菜,总分三份,自家一份,两个婶婶家各一份。

        在中国的五六十年代 ,是集体劳作,拿公分换粮食。父亲由于有些文化,加上是中国共产党员,于是成为大队干部,领导村民生产劳动。父亲拼命劳动是出了名的,村上一位年长的嫂子告诉我们 ,那时父亲做工口号是“打谷机不给停”,社员午餐小休时,田里是父亲一人在蹬打谷机,高大的身影在田间地头来回穿梭,满头大汗。到春天插秧时,总是选择在别人不愿到的“深陷田”里插秧。大哥告诉我们,村里的这口百年不旱的水井,是父亲带社员修建的,原先是圆形的,后面修成长方形,现今保存完好,清水长流。大哥还说,当年修井,是父亲将家里木板扛去当模板用,气得奶奶大声责骂。“我们大(壮语:父亲)是最大公无私的人,他是累死的。”每每说起父亲,大哥总重复这句话。

        我们的老屋中侧房,是父亲组织人修建,之后是他一个人粉刷,大屋与侧屋的平地,原先烂泥巴,是大哥和父亲去挑回鹅卵石,父亲一人修整的。由于老屋地势低洼,为预防塌方,父亲一个人用石头砌成石头墙,至今保存完好。父亲生病期间,还亲手砌了三间宽敞猪栏(猪舍),三兄弟,一家一间。为小家,为大家,父亲在拼命透支着。

        中国的五六十年代,是中国知识分子最黑暗的日子,在那黑白颠倒的年代里,父亲的厄运开始了。“四清运动”开始了,人们窝里斗,互相捏造事实,互相检举揭发。在人人自危的日子里,突然有一天,父亲莫名其妙被一帮人捆绑,拉到隔壁一家(据说那家天井比较宽,容纳的人多),开始批斗。接着一帮人,到家里翻箱倒柜,说是找贪污的证据,并将“贪污的财产”拿去展览。最后能摆上台的最值钱物品是:母亲花棉衣一件(外婆亲手缝制的嫁妆,由于不舍得穿 依然九成新),矮脚衣柜一个,还有就是舅舅买给大哥的新凉鞋一双。社员们个个恶语相向,极尽侮辱的语言来辱骂父亲。高大魁梧的父亲被迫跪在天井的中间,低着头,没有一丝反抗。那时大哥才十一岁,跟人群中间。而母亲则带大姐二姐,在家里哭。“我那时不懂得哭,没有眼泪,双手紧握拳头,就知道心里恨,恨,恨”大哥说到这里,突然哽咽起来 。年少的大哥亲眼目睹父亲被侮辱的场面,“我对沙田村没有好感,尽管现在村里建祠堂,我照捐款,但我没有一般人讲的那样什么留恋故土,这是我心中永远的结,没有办法”66岁的大哥毫不掩饰坦露心迹。是的,童年那不堪回首的一幕幕,已经成为阴影,已经成为他永远的痛,又怎能忘记?与大哥同龄的村里兄弟四人,名字分别是:善咸,善丰,善道,善光,就是因为家里父亲比较有文化,给孙子安这样的名字  ,连起来就是:咸丰道光。这样的名字事件,这个饱读诗书的老先生居然被抓起来,说什么是封建余毒,想当皇帝。结果荒唐事情发生了:民兵们押着老先生在台上,台下有人高呼‘把他枪毙’众人高呼‘枪毙,枪毙’,结果老先生被带到后山,一枪毙命。

        父亲不知被批斗了多少个日夜,总之,被放回家时,原本坚强汉子的他,受不了这样多日羞辱与折磨,精神彻底崩溃了,整天站在窗子底下,喃喃道:我坦白,我交待,我坦白,我交待。人家挑箩筐去打谷子,而父亲则挑着水桶去,一边自言自语:共产员要带头。奶奶大哭:儿呀,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这是哪辈子造的孽啊。母亲则擦干眼泪,安抚他,照顾他。

          一年之后,父亲精神恢复正常了,可以参加生产劳动了。社会各种政治运动热度慢慢冷却了下来,父亲名誉开始得到恢复。这时候 ,上面来通知,征求父亲意见,希望他到县里报到 ,领导建设龙母水库。当时没有现代化设备,全部靠人力,大约有一万人左右,县里希望父亲去领导建水库。父亲与家人商量之后,决定不去县里,因为已经害怕当“公家人”了。后来乡里来请他做粮食管理的出纳员,父亲又犹豫了 ,和大叔商量,大叔喊他不要做出纳员了,去守仓库更保险。最后一次,铁路部门请父亲负责鹿寨段铁路修建任出纳工作,父亲最终拒绝,回家做农民,彻底不做“公家人”了。

        后来由于养育子女多,家庭贫困,加上常年劳累,患了肺结核,无钱医治,1976年,47岁的父亲,带着对儿女们的无限牵挂,带着对母亲无限的不舍,离开了人世。父亲去世那天,我依稀记得家里突然来了很多人,唯一的舅舅和母亲抱头痛哭,接着是姑妈,父亲唯一的姐姐,在一旁痛哭。姐姐们告诉我,当时灵柩就要抬出门 ,我大声喊“就怪姑妈,不给你们抬我大出去,不给你们抬我大出去”。

        清明节,写几行字纪念一下我记忆中遥远的父亲。

(内容大部分是大哥口述,几个姐姐和叔叔补充,经整理成文)



荆棘鸟1/10

书路——荆棘鸟 请帮忙点击上图,不影响您浏览 荆棘鸟 作者:考琳·麦卡洛 内容简介 这本书是一部澳大利亚的家世小说,以女主人公梅吉与神父拉尔夫的爱情纠葛为主线,描写了克利里一家三代人的故事,时间跨度长达半个多世纪之久。 年富力强的神父一心向往罗马教廷的权力,但他却爱上...

cissyfriends
裸睡

引子 刘琴三十岁了,至今想不通自己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有一回,她总结道:这一切都怪自己重欲。 晚上,躺在木板床上,听着同犯们的鼾声,间杂着梦呓,她的双眼瞪着日光灯,还有日光灯后惨白的墙顶。 睡在下铺的女人,精神有点失常,又在梦里尖叫:“放我出去!”每当失眠的时候,她就留意别...

小马的相看两不厌
榆仁镇(上)

本书故事纯属虚构,如有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内容提要 小镇里,一位遭人唾弃的“地、富、反、坏、右”后代,一夜之间得到村民的钦佩。是因为有了心爱的姑娘?还是因为有了哗哗诱人的钞票?每个夜晚,都燃放大量的炮仗。他是表达心中的喜悦还是宣泄心中曾经压抑的情感……到底是为了什么?本...

周未快乐
有些能力,你真的没有吗?

很多的时候,在一些招聘的广告上有这样或那样的经验要求,但是你发现你没有经验,但是你不要以为自己没有能力,你至少缺乏机会锻炼自己的能力但是并不能证明你没有这样的能力。 也许你需要的是更多的尝试,只有更多的尝试你才发现你自己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弱也没有自己想的那样的没有能力,你知...

Shopgirl
心愿

花店的玫瑰太艳且价格不菲, 路边的野花又太过随意, 所以我自己种了几朵茉莉, 它们就像我的孩子, 我每天悉心地照顾它们, 就在我那不大但是阳光充足的阳台, 等它们成熟开花, 我小心把它们摘下, 并用一根红绳系在一起, 我穿上最心爱的衣服, 好好地打扮一番, 使自己看起来比往...

冬天和酒
Categories - 分类

来源于 Ry’s Objective-C Tutorial - RyPress 一个学习Objective-C基础知识的网站. 个人觉得很棒,所以决定抽时间把章节翻译一下. 本人的英语水平有限,有让大家误解或者迷惑的地方还请指正. 原文地址:http://rypress.c...

yiron

相关阅读:

病室里的“歌唱家”

林徽因:最美人间四月天

客观的认识自己,发现最美的自己

一切都会好起来

她说她的梦想是:活着,好好活着

山上走走,放放心

心要有多大,才能生养两个男娃娃

穿旗袍女人的故事

清明随感

今天父亲生日

版权申明:本文 遥远的父亲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sanwen/110147.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