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观读流浪地球有感

观读流浪地球有感

2019-02-11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读、观流浪地球有感,己亥猪年正月初一

狐死,首其丘。

安土重迁,桑梓故国。中国古典式的浪漫,在大刘的笔下,冰凉又冷静的徐徐展开。

他笔下的死亡,一如既往的轻描淡写——硫磺味,长长的队伍,她年纪太大了。

似乎没有悲伤,没有惋惜,好像与你陈述一个既定的事实,在这样的情形下,那个人,便理应要死去了。而我们,也如此这般地接受着。

而生是如此的欣喜,充满着期盼和踌躇,快乐与茫罔——绿色的标记,喝着白酒高兴的人们。即便在那样的末世纪,终日惶惶不安之中,新生命的诞生,依旧令人欣喜。

这场一百四十代人的流浪,仿佛漫长而绝望,在一代又一代人堆叠的尸骨上,再跨过一个史载以来的中国历史长度,才会抵达最终的目的地,而最后那一代人,方能看见三颗明亮的太阳自遥远的地平线上升起,再一次,点亮荒瘠的,一马平川千疮百孔的地表,而后,迎来新生。

而太阳最后的光芒,成了地球流浪的最后推动,将这颗安静的悠然的蔚蓝色渺小星球,推向波折的晦暗的旅程,在无数个上帝喷灯的蓝色火焰里,冰冷绝望的流浪,由炽热转向冰封,在无数轮回里由一代又一代人茫然的等待着,直到太阳再一次,照常升起。

多么令人绝望,又多么包含期望,其动人,动情,令人凛然临书而哭不能自已处,大抵在此。

流浪啊,我的地球。

大刘其冷而硬处,在于不写死,而电影其美,在其看生死。

抛开主角团不谈,也没什么可谈,只谈谈那些配角,其生,其死,其归,其合。

在这样一个宏大的行动下,牺牲是必然的。他必定来的猝不及防,就像千千万万普通的牺牲那样,随时随地,凡人无差。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死亡将在什么时候降临,就像你没有办法去预测天上降下的流石,地上裂开的冻土,断裂的冰川和欲倾的高楼,你只能握住手中的操纵杆,或是抱住唯一能够抱住的东西,听天由命,视死,或如生。

但死亡的浪漫与凄美,在于捕捉到冰封家园里细微却恒久的温情,将它放大,点燃,而后熄灭。

系身心于一光,灭于一瞬,使故人恸。

是备用电梯下的最后一眼,带着殷切的期盼,孤身一人冰封于冷寂的碎石下,却终与妻儿团圆。

是投身烈火时漂浮的泪光,在炽热的烈焰下化为蒸汽,无声的沸腾在辽阔沉寂的太空,化为一生只亮一次的,闪耀的孤星,终成稀薄大气里寥寥的流光,沉入永夜的地球彼面。

是藏在烟盒里的殷殷叮嘱,废墟里喃喃一句生死如常,叹息犹在,人已深眠。

是味增汤旁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米饭,在无数憧憧灯影里,砰然一声,化为弥漫的硝烟。

还会是什么呢?

不可尽描,不可尽记,在这颗寒冷孤独而绝望的星球上,不过是幽微的一簇光,静静地熄灭而已。

它太平常了,平常的让所有人都做好预备。但当他终究到来的那一刻,你又会想些什么,做些什么——无人知晓,无人关心。

或许是坐在废弃的冰冷的沙发上,再一次呼吸阔别许久的地表稀薄的氧气,想起经年之前那碗齁咸的葱花面,向窗外千里冰原中隐约可循的上海遗踪投去深情的一瞥,平和地走向那道温柔的白光。

那里有温暖的阳光,有春日里甜美的气味,还有一个叫朵朵的女孩。

或许是令人心驰的美好。

生死如常,不过尔尔,凡人视之,无所喜悲。

如此而已。

流浪啊,我的地球,见不到终点的旅程。

我的,流浪地球。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观读流浪地球有感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juben/20190211/170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