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血祭

血祭

2019-02-11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by:林千晖

      “我们是血族的奴仆,终身为血族服务。理查德斯家族第代族长在此立誓,以我理查德斯的新鲜血_液,供奉无上的大人.....”

      在我看来,所谓血族的奴仆是个很耻辱的身份。在家族中老美辈的人总会说血族的来源一一该隐的后代。他们说该隐是人类的先祖。我藏在床底的的圣经上却写着“该隐是万恶之始,他杀了自己的亲生弟弟亚伯,只因嫉妒心”血族是该隐的后代,人类是亚当和夏娃的后代,看似相同,却是善与恶的对立。我不喜欢该隐,还有血族。然而从我出生的那刻起,灵魂就被打上了烙印一一血族的奴仆。我是父亲前妻的孩子,根本不会得到所谓的父爱。我只是家族日后献给血族的供奉品。

      “卡拉尔少爷,在吗?大人现在找你有事。

      “知道了。“我闭着眼睛,嘴角试图向上勾了勾,还是做不到一个释然的笑容。我要成为祭品了。

      家里的子女兄弟都是很难见到面的,就是为了防止血祭失踪的人被发现。我在很小的时候溜进过地牢,地牢的中央有一个十字架刑的血_池,池子里满是血,泡着一具尸_体,尸_体脸上戴着一个雕满花纹的半面面具,在血_池周围是一圈快要干枯耗尽火苗摇曳的蜡烛。四周没有人,我忍着空气里溢满的血_腥恶臭,凑近去看了看。尸_体上有很多伤口,很深,就像被许多钉子钉进去过一样。奇怪的是,伤口并没有腐烂,还在缓缓地往外冒血。在很多年过后我才知道,那个人所受的是酷刑中的酷刑一一铁处_女。当时的场景冲击力太大了,我愣在原地,腿脚都软了,根本动不了。银色边框的血_池在血_液的浸泡下更加亮眼,映着烛火微弱的黄光。起伏....这具“尸_体"的胸口还在起伏!看上去和死人无异 ,他居然还活着!我盯着他的唇半晌,看到他还带着伤口的嘴巴闭合说的只有一个词"help"。我救不了他。火苗快要熄灭了,我拖着如灌铅了的双腿跑了回去。那一夜我没有睡着,满脑子都是那个人无声的"help"。那张满是伤口的下半张脸代替了我心中长辈们树立的“该隐"的伟大形象。血族的光辉是建立在我们痛苦的基础上,我们为什么要助纣为虐?我从那时起对该隐和长辈们的话开始质疑。

      “卡拉尔少爷?"门外仆人的敲门声惊醒了沉陷在记忆中的我。

      “马上。

      我从圣经里翻出一张纸条,上面是我 曾经做过的书摘。

      “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

      血族的奴仆所做的事情,总有一天会被揭露。在教会面前如此做为,家族早晚会毁灭。

      我从口袋里摸索出银十字架坠链,亲吻着它的轮廓,然后夹在圣经中,扔在窗户外的灌木丛里。  

     “走吧。”

      我走在大理石台面上,觉得自己的步伐越来越轻,快要飘起来了。我在深渊中,成为了深渊的一部分。

      “父亲。"我敲了敲门,便进去了

      父亲罕见地冲我露出慈爱的微笑。

      “卡拉尔,好久不见,你又长高了,像个大小伙子了。”我僵硬地露出了一个微笑来应合他的话语。

      父亲的手搭载我的肩膀,上,就像逮住猎物的猎人一样,将猎物紧紧扣住,丝毫不放松。

      “还记得当初家族第一任族长的训言吗?背给我听听。”

      “我们是血族的奴仆,终身为血族服务。理查德斯家族第一代族长在此立誓,以我理查德斯的新鲜血_液,供奉无上的大.....”

      “很好,那你肯定愿意为血族终身效忠。我可爱的孩子,和我来,陪我去个地方。"父亲紧紧箍住我的手,拖着我向地牢走过去,根本容不得我的反抗。我知道自己要成为下一个祭_品了。

      “为了血族而效忠,乖孩子,这是你的荣幸,是至高无上的荣耀。”父亲将我推入一个黑乎乎的人形铁壳子一一铁处_女,然后将另一边关上。

      在铁处_女的另一边合拢起来时,我看到了父亲眼中浓浓的笑意。

      “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这是我嘶吼出来的最后一句流畅的话。

*“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出自《圣经》

相关阅读:

祭灶

冷血读后感

血肉

人生就是很多很多个狗血的集合

骨肉与血泪

狗血怎么不是甜的呢

久病床前无孝子?

第一百零一次战斗

驯服

在秋末

版权申明:本文 血祭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duanpianxiaoshuo/20190211/170548.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