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塞壬悲歌

塞壬悲歌

2019-02-11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海妖为何背生双翼?
——是为了逃命啊。

远海的岬角,是塞壬在歌唱。它们柔顺的毛发沿纤细的腰肢披散下来,在湿漉漉的阳光下闪耀。它们的歌声如蜜糖般甜腻、如海雾般朦胧,让听见的水手想起自己久别的家乡,想起他们心爱的姑娘。于是无数船只鼓起风帆,拼尽全力驶向大海的中心,最终逃不过撞上暗礁、船毁人亡的悲剧。

终于有一位勇士站出来,募集了三十名年轻力壮而有经验的水手,买来一条战船和数门火炮,誓言要捕获海妖为牺牲者报仇。有投机的珍禽异兽商人也拿着换来的长枪,搭上这艘船,向着梦想中无尽的财宝而去。
战船出海的的那天,人们簇拥在海岸,为英勇的海员们送行。随船的少年牧师登上甲板,亲手为船头雕刻的胜利女神戴上花冠。他们就那样满载荣光地启程。

海岸线逐渐看不见了。海雾越来越浓,海中岩岛隐隐露出张牙舞爪的模样。
远远地,海涛声中好似传来一阵诡异的歌声。
“快把耳朵堵上!”站在瞭望塔上的船员大声喊着,吹起了战斗的号角。所有人都堵上了耳朵,有用棉花,也有用从酒桶上匆忙拔下的橡木软塞。风帆满张,船如利剑一般划破浓雾,顶着风向前直直冲向传说中塞壬的栖息地。舷窗里露出了黑洞洞的炮口,每一尊都闷着一声致命的长啸。
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海妖华丽的长尾在海波中飘摇。
还要再近一点。
从船头已可以清楚看见它们腰腹上成块的鳞片。

开炮——————!
数团浓烟遮蔽了狭长的岬角。海面波涛四起,海妖慌忙逃窜。水中渐渐晕开了一团团血腥气。
训练有素的水手们喊着口号,向海里撒去巨大的渔网。躲避不及的海妖直直撞进网里,越是挣扎,越被缠得严实。漏网的纷纷张开宽广的双翼,拼命躲避着迎面袭来的长枪羽箭,寻找着刁钻的角度,试图突出重围。
在这场人类与异端的较量中,人类取得了压制性的胜利。
不出一会,海面再度归于平静。海员分作两批,一部分去修补船身被塞壬的翅与尾击打出的裂痕,另一部分抬着异形的俘虏,一面朝着货舱走去,一面与挤上前的商人大声讲着价。

甲板上只剩下最后一只塞壬。它伤得很重,浑身的鳞片都翻了起来,血流不止。渔网和浮筒在其身上留下荆棘般的伤痕。一柄短刀,穿过它的喉咙,将其牢牢钉在船上。
少年的牧师独自走下舷梯。他当然看见了这不堪的生物——它的嘴还在蠕动着,似乎还在唱着最后的歌。血不断地从刀柄下涌出。
他蹲下来,缓缓摘下耳塞,俯身倾听它虚弱的歌唱。
这是魔鬼的歌声,少年喃喃道,魔鬼的歌声。那明明已经嘶哑、甚至快要被血液流动的咕噜声盖住的微弱声音,居然还残留着一丝风琴般的声音——像极了他常去的小教堂里的那架管风琴。

少年突然好想家。

马上就要回家了。他摘下胸前的银质十字架,轻轻挂在已经死去的海妖脖颈上。
不知从什么地方投来一缕阳光,是那么的温暖。海水多么清澈,就象近海那样。
“就快到海岸了,就快到海岸了!”少年含糊的欢呼着,跨出甲板的围栏,就像他还是孩童时那样,向他眼中的海岸线奔去。

远海,空中突然劈下一道闪电,暴风雨就要来临。深黑的海水瞬间吞噬了一具小小的身躯。
归程的勇士们正忙着收起风帆。

相关阅读:

死亡是这个世界上永远不会凋零的悲歌

洛神

七绝/秋夜飞雁

草莽悲歌

悲歌

一场雨的悲歌

版权申明:本文 塞壬悲歌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duanpianxiaoshuo/20190211/170527.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