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春风有何情

春风有何情

2019-02-03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十三年前弗如一场梦,而我知君何事泪纵横。”

  春风拂,花初开,艳枝二三招蝶舞;十三载,多恩怨,为君唱罢春风曲。今儿个讲的是这么一个故事,各位看官您是瞧好了,听我这给您一一道来。

  话说有这么个县城,小城不大,仍离得繁华市井百里路程,说得上是个边缘荒郊之地了。若是比起邻近的县城,那可谓是穷乡僻壤。但俗话说得好便是“安于故俗,溺于旧闻”,若非高攀一步的人,仍是在这小小的县城之中安乐足以。

  说起这县城呐,倒也新鲜,往往有那么四方来客,亦有了许多轶事。南来北往的往往要找个歇脚的去处,又想寻得几口饭吃,这饭馆旅店是再合适不过了,这县城想必也是有独具慧眼的人,正在市集边开了一家酒馆招待着四方来客,想必也是狠赚了一笔。正巧这有一天,不知哪位江湖大侠踏上了这家店的门槛。

  “给老子上酒,来碟牛肉”侠客不多墨迹,倒是有这侠客的豪爽气度。这掌柜的一瞧,想必是个贵客,忙叫小二好生伺候着,自己连忙把钱袋收进抽屉,拿着毛笔便记下一账。伙房的厨子接了单子,赶忙切下几块筋实的牛肉,顺手把剩下的零碎送进了自己口中;又寻得茅草盖着的陈年老酒,从中取出了这么一壶,掂量着是小酌了两口,拿起瓢来舀了一瓢水兑了进去,急急忙忙装了盘招呼小二给侠客送去。

  正巧这正午时辰,生意热闹,又见一位商人打扮的男子在门前拴紧了驮马,撇开门帘,跨过门槛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位老先生,同样跨过门槛进了店中。两人谈论一番,坐在店里靠窗的角落。“掌柜的,来两屉蒸饺,不,来三屉,再上碗汤。”商人倒是出手阔绰,声如洪钟。掌柜的连催小二,自己又在账上记上一笔。

  小二撂下侠客的酒肉忙奔伙房而去,厨子递来三屉蒸饺,又用汤勺舀起汤中些许油漂自己吃个干净,小二不管厨子,只管端茶送水上菜跑腿便是,刚出伙房,只听得到一声怒骂。

  “你这厮开的什么鸟店,卖的什么假酒!”一声大喝回响店中,侠客掀了木桌,一刀劈烂了旁边的木椅,这想必是他洞察了酒中的蹊跷。如此一番,吓得掌柜满面苍白,浑身哆嗦瘫在柜台上。“好…好汉饶命!这…这我家酒馆从来都是诚信待客,怎会⋯⋯”未等这掌柜的说完,侠客飞身箭步冲向柜台,推开掌柜,抢了抽屉里的钱袋。

  侠客想走,却听见角落二人欢颜笑语,心里不由得一怒。“那厮开的这黑店,你们上了当还有心思言笑?真是呆子!”,只听见这老先生端起茶水抿了一口“你可知道我是何许人也?官府捉拿的便是你这放浪之人,不如将钱还去,保得掌柜的生意,免得自己引火上身啊。”虽说这侠客性情刚烈,但转念一想,若是大闹一番抢掠私财必然是惹了官府,并不划算。“也罢,你给老子听好了,看在今儿这位老先生替你说话的份上,老子便不要你这狗命与你这黑钱!”

  侠客甩手离去,这掌柜的脸色也有了些许起色,赶忙藏起钱袋,吆喝着小二赶忙收拾这店里一滩烂局,店小二才扶起翻倒的桌子,却瞅见了侠客落下的一张纸条,这店小二怎识得字来,刚想随手扔掉,只听见那位商人招呼“小二,加点茶水。”赶忙就端茶送去,趁着时机,老先生瞅见字条上墨迹模糊,却好像看明白了些许。

  “如今将近十三载,怎么,这不也有了个着落。”商客夹起蒸饺,对着老先生言道。而先生只是不言,若是此时由他如那南唐后主一般,必然是无言独上西楼之势。

  “走了便是”只此四字,掌柜的回过神来,人去店空而已。

  这春风曲是缘故,这先生,商贾,侠客又是何许人也,这故事又是那般?且听我这下回与您讲他一讲,是看他一看。


相关阅读:

故梦·二月春风

你带着春风的柔软

观《春风化雨》有感

软莲

七绝·纸船

游梅关古道

露晞

七绝·丁香

卜算子·立秋有怀

幸福,荡漾在春风里

版权申明:本文 春风有何情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duanpianxiaoshuo/20190203/170495.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