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海域

海域

2019-02-02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by:三鬼

狂风巨浪吞噬星空的永恒幻想,在汪洋深渊拨动提琴的悠扬歌喉,鲸鱼畅游泪的莲花中心,一尾池塘生长三枝犄角,挣破临终的桎梏。

我站在城堡的天台,抚平裙摆褶皱,心中洋溢着不可理喻的光芒,喜悦的、悲伤的奔赴黎明前一秒。

那是世界的深处,是秋生冬葬的宿命硅谷,静静的沉眠,缓缓的引导,回旋的悲鸣。

绒帽围绕勺骨,艳丽的朱红丝带绣上一轮星辰和三颗月儿,渐渐变成灯红酒绿的霓虹,在再会的那一刻,抽丝剥茧的遗忘天梯的长绳,透过点点虫声,折射出宝石的璀璨。

我闭上眸子,涂抹人鱼姬的鳞片彩妆,踏了一双滑稽的鲨鱼皮靴,行走在礁石的浪花上,一起两伏,玩耍在海洋的王国。

右掌权利,左握生物的旋律,清净地体味失去方向的花蕾。

时针邀请分秒作场盛宴的礼赞,在凹凸的荒途,与小丑鱼一起,舞动错杂的衣裳,赴约天际尽头的请柬。

我听到了,那温柔的牢骚,来自地平面的叹息,专属海域的意愿,填满水层的空虚。海马逃避受伤的事实,海星尝试爱恋可人的厌恶,海藻理解希望的拉锯战,在眼前,在耳畔的风儿缠绵里,倾吐这些小秘密,或狡猾,或彷徨。

嘀嗒,嘀嗒嗒。

序章的开幕式绽放出时间和烟火,探出海天一线的舞台,朝明日和昨夜问候早安,安抚午后得疲怠。

海鸥叼啄日出的彩霞,飞往渔港的瞭望塔,提醒守望人的远方。梦醒了,泪痕风干成诗,他在镜目的万花筒里眺望海洋另一端,眸眼染笑,对那广袤的海域祈祷新一天的愿望。

掠过平原的风,托运末途的牛皮信封,烫金花纹闪耀迷人,绘刻我的三两祝福,遥遥万里,亲吻幸运的罗盘。

你是谁呀——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海域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duanpianxiaoshuo/20190202/170493.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