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隔墙花

隔墙花

2019-01-18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作者:伍小姐原来叫77

垃圾袋又满了,谁知道这一家子一共两个半人,怎么会造出这样多的垃圾。

何棠将垃圾袋的两侧抽绳拉出形成一个收口,拎起时出人意料的沉,才想起来里面有前天下午买回来的四分之一西瓜,原是想等张丁回来一起边看电视边吃掉的,没想到一等等了两天半,瓜软掉了,一副不好吃的模样。

她只得恨恨将它完完整整挪进了垃圾桶。

如同那一腔毫无波澜的旧期待,日复一日,这样挪走,挪去了哪儿?她也不知,说不准是哪里。

“妈妈!”

幼儿醒了,先是吭叽想撒娇,带着哭腔顿了一下,发现妈妈不在身边,便扯着嗓子叫嚷起来。

这一声奶音十足,听得何棠边往里屋奔忙边觉得好笑,这孩子怎么两岁多了,一醒来还得来这么一嗓子,跟刚出生时那个爱哭婴儿没什么两样。

抱着孩子出来,看到餐厅桌上那张纸,想起快递还没寄出去。

用酸奶哄着孩子坐在餐椅里,寻找到沙发靠背上的手机,给快递小哥打电话。

“喂。你好,我发一个快递。好的,可以。再见。”

等快递再敲门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一开门才发现电梯口堆满了各种杂物和家具,愣了一下明白过来今天一整天那种乱糟糟的声音源自何处。

何棠站在门口和快递小哥闲说了几句话,孩子抱着一只小纸箱站在一边,非要自己递出去,何棠和快递小哥同时蹲下,配合着孩子小小愿望。

这一秒钟,让何棠有点恍惚了。

蹲下和孩子说话这动作是天天都做的,只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与自己蹲在一起了。

张丁忙,忙得暗无天日。早晨走时,妻儿还未起床,晚上回来时,妻儿已经睡去。周末总是有一半在安排应酬玩乐,另一半用来酣睡补眠。

虽住在一个家里,打照面的机会倒是需刻意寻一下才能得。可不可笑?

交付结束,何棠站起身,拉住孩子,跟快递小哥道别。

叮咚。电梯门开了。

迈出一双长腿,闪出一双冷眼,很高大的男人走出来,看了一眼即将合上的门,四目相交。

他没什么情绪得走到门跟前开始按密码,何棠垂下眼帘,快递小哥抓着箱子赶紧转身走进电梯,孩子脆生生说:“叔叔,拜拜!”

自己家门磕上了,对面的门也磕上了。

站在客厅,看到一只黑灰色袜子团成一团扔在沙发边,有些情绪起,又灭。

听到对面的门又开了,工人粗鲁声音里的方言口音很重,中间有个低沉的声音穿插,是那个高个子的新房客吧。

张丁回来时,看到餐厅的灯还亮着,按亮手机,十一点半。

何棠独自在家里带孩子这两年多来,为了保持白天的精力,每天晚上都跟着孩子早早入睡,极少这样晚睡。

坐在餐厅看书,却总是走神。

白天的那一照面,并不如何深刻,却总是出现在眼前萦绕。

“你没睡啊?”

“唔。”

“怎么了?”

“没什么。”何棠顿了顿:“看了一半,赶紧看完。”

“那你先看,我去洗漱。”

卫生间里传来水声哗啦啦,电动牙刷震动声掺杂其中,张丁含含糊糊问了一句:

“对门是搬家了吗?”

何棠放下书,那一页内容看了好一会儿还是不专心,不如不看。

脚步停在卫生间门口,一开口出声,吓得张丁一抬头磕在了镜柜上,捂着一嘴巴泡沫。

何棠笑了笑,接上话茬:“不太清楚,只听见今天乱哄哄的。”

原本等着张丁回来,是想聊聊天的,夫妻感情不能就这样淡下去吧,淡太久,就没了。结果心情被这么一惊一乍岔开,就再也合不回去了,就像那页书,不如就此打住。

她拍了拍张丁疏于锻炼的肩膀,手感有些腻。35岁的丈夫已经走了下坡路,一身皮囊早已开始松弛,何棠想:这样终于公平,自己的不紧致也有了人陪。

“我睡了。”

说罢,她没有等待张丁的反应,自顾自走进了卧室,躺在幼儿身边,亲了亲他圆鼓鼓的脸颊。

这天晚上睡着后,何棠很难得梦见了前男友,梦里他倒是过得还好,只是望着她的那一双眼含着秋水一般的动情,一眼万年。

醒来时张丁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出门,何棠站在家门口拎着垃圾袋叫住张丁。

“又忘了你。”

“嗨,天天忘。对了,今天晚上别等我吃饭,项目到最后了,再加把劲。”

何棠点点头。

正准备阖上门,对门门开了,一双高跟鞋踏了出来,电梯刚好到,一时间,电梯声告别声高跟鞋声皮鞋声,统统交错着响起来。

何棠沉默着,电梯里端端站好的张丁与女人,何棠摆了摆手,电梯门关上了。随着轰隆轰隆的下降声,两张门之间寂静无声。

门里面站着一双长腿,顶着一双冷眼,直直望进对门里那张粉黛不施的脸,嘴角轻微的勾一勾,何棠礼貌点头。

砰。砰。

何棠莫名想起昨天晚上的梦,这才明白是哪儿不对劲了。

梦里的人是前男友,那双眼却是对门那男人的,只不再冷,暖了一些,便如冰山融化,淙淙流下。

想到此,何棠一个哆嗦,心里仿佛一只蝴蝶飞过,翅膀挠得她从胸腔到胃再到腹部,一路痒到了胯骨之下。

原来久居婚姻之中,无趣是常态,一个眼神都可以意淫出轨。

中午孩子照例在午睡,没想到对门却响起不大不小的组装家具声,为何能这样确切?何棠嘲笑地想,一个常态孤独的人会将自己的各路感官放大到极致。

紧接着她又陷入了另一种纠结,是否要借机过去敲门呢?

想到这个借口如此顺畅,何棠合上手里的书。封面在桌面上趴了下去,立立地翘着脊梁,是一本《挪威的森林》,这几日新翻出来的旧书。

何棠顺了顺头发,抹了一点若有似无的唇膏,穿着家居服披着一件薄毛线毯,按响了对门的门铃。

男人来开门了,走路声音不紧不慢,一下一下敲击这地板。

打开门,看到是何棠,男人倒是不意外的样子,何棠指了指他手中的锤子,笑了笑:“请您稍微等一会儿再动工可以吗?我家的孩子刚午睡。”

男人一听,不好意思起来,脸上出现了一些局促不安,十分愧疚:“非常不好意思,我忘记了。”

何棠向门内轻轻张望了一下,看到横着一些家具零件:“我家有电动螺丝刀,如果需要,可以借给您用,速度快,也省劲儿一些。”

男人很客气,但也答应下来,跟着何棠走到她家门口,站在门外等候。

何棠掏出工具箱,找出电池和电动螺丝刀,递给男人时,心里反而少了那一点紧张,笑容也日常起来。

男人也许是因接受了邻居的好意,背部松弛下来,站在门口,腿都不似之前那样长,瞬间没有了神秘迷人感。

接过电钻的手指上还有些灰扑扑的脏,何棠靠近了看过他,原来不过如此,心下倒是彻底安了。

她想,也许人和人就是那么一秒钟的好奇罢了,错过了,就很难再有。

关上门,返回桌前,看到那本书。

刚才看到哪儿来着?

噢,绿子问渡边:" 你喜欢我到什么程度?”

渡边回答:" 喜欢到全世界森林里的老虎都化成了黄油。" 

何棠笑了笑,黄油不错,冰箱里还有一些,明早给孩子吃黄油面包吧。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隔墙花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duanpianxiaoshuo/20190118/169897.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