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没抵达的存在

没抵达的存在

2018-11-08  分类: 短篇小说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文/安宁庄


“就歌唱吧,眼睛眯起来,而热泪的崩坏,只是没抵达的存在。”

                                                       ——《理想三旬》

  静谧的夜,温软的被,斑斓的梦。

  繁星结识窗台,它们跳跃着远方的闪耀,散落余光在我的床前。向我宣告着此刻是星的时代,暗夜的混沌与繁杂的思绪交织时,有有多少世事匆匆划过我的脑海,却又无法抓握,丝一样飘向那些暗涌的星光中。

  繁星可否知道,此刻远在另一个星球的我在为它思考,在这样一个辗转反侧的粘稠的夜。

  亦或是,它正在向我回应着我的无眠,释放着无数星光与我相伴,予我以慰藉,我想这是它在用它的方式环抱着我,刺激着我的思绪飘向过去与将来。

  如果婉转的思念是对过去的一丝不舍,那么繁杂的思绪便是对未来的患得患失。我们都曾经是追逐那个午后微醺里轮转着的风车的孩子,而今的你我,在每个旧夜与新夜交界的凌晨,若是醒着,也再无法忆起那时到底是怎样柔软的风吹散了我们的发,怎样闪耀的一束阳光刺痛了我们的眼。

  我们只是记得我们曾经的天真无邪一腔热血,却再无法旁若无人嬉戏打闹。我们都变得隐忍,对于一次次他人的无理取闹选择咽下即将喷涌的想法;变得敏感,面对一次次他人对我们的误解独自夜里黯然伤感;变得脆弱,经历一次次的失败后我们只是想到了蜷缩起来。每当这些时候,我们想找个肩膀放声哭泣,却发现自己孤独已久孑然一身;我们想窝在温暖的沙发里大哭带着泪痕入眠,却发现自己漂泊一人家乡万里;我们想在困倦里忘却浮云漂游,却只有无边无际的未来鞭催我们马不停蹄茫然追逐。

  我们想在困倦里说爱,因为那是最原始情感的流露。而那些所有最自然的情感,被我们人为地一次又一次削减,最后剩下的空壳,不知道是对自己的肯定还是对自己的嘲讽,而生活到此,无力返还,只是没办法抵达的存在。

  光阴挑动我们的青春,让我们在人生的绿皮火车上匆匆南行,忘却出发时的日出。曾经的恋人变旧爱,那时风景承载过往回忆,时光变得无力而苍白,他却唯独记得,那时佳人,笑即涡旋。泪眼弄脏枕头的每个夜晚,她的影子依旧勾动了他的梦,卷他进那样的漩涡。这是所有爱恋过后的残局,总要只能一个人来拾。

  多少人青春醉倒在一个人的舞台,不愿老去,不想孤独醒来。在无谓地感慨中蜕变,拨动天线收听最晚的一档电台,此刻无论有恋人与否,都只剩下自己的灵魂在与夜交织,活给自己的每个如此暗夜,是对自己付出的情感的抚慰。

  不懂音律,却也可赏曲;不懂远方,却也可出发;不懂未来,却也可现在。只是无处停泊的思绪,飘游在这个城市的夜空,伴着困倦的灵魂,祈求梦到那些美好的时刻,得以品味之后再醒来。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没抵达的存在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duanpianxiaoshuo/2018-11-08/165800.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开户绑定手机领体验金_开户验证手机送体验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